這個冬天的確不太冷, 即使在一貫寒冷的巴黎也沒怎麼樣. 我們停留的兩個星期裡仿佛每天也有和暖陽光掛空. 衣服也因為適應和天氣關係越穿越單薄. 雖然如此, 我還是裹得像隻五月糭子. 可見往年我是多麼誇張. 今天和朋友聊天, 發現不僅在歐洲, 好像全球也過著暖和的冬天. 這就是溫室效應的現象嗎?

在巴黎期間收到朋友的電郵說她下個月到巴黎, 真可惜我們又錯過彼此. 信裡面她問到還記得那年暑假兩個傻丫頭把臂遊歐洲的事? 當然啦, 第一次去巴黎第一次登上Eiffel Tower, 第一次”誤闖”阿姆斯特丹的紅燈區, 性博物館也是和她作伴. 只是當年的丫頭轉眼也快變成三張婦人了. 歲月催年華哦! 由於工作關係她每月四處飛, 六年了, 總有點累吧, 不用說她, 現在我就是這般偶爾飛一次也感吃力.

回家的那程飛行可以說是馬拉松式折騰. 代買機票的旅行社不知怎的出錯訂了25日回來的機票, 而我們是要求26日回來的, 出的是e-ticket, 她寄來的行程也列明回程當日是12/26. 這等錯誤航空公司是不受理的, 結果要我們繳付每人US$200的更改費, 而且由於所有票價都售罄, 我們只有等後備坐位. 從巴黎到芝加哥, 從芝加哥到洛杉磯也是如此, 長途跋涉, 顚顚波波, 幾經波折終於回到家, 睡在自己的床上真幸福!

這幾天仍受時差困擾,  天天一大早爬起來,  再下去又會變成睡眠不足:(  睡不好出門開車時也份外謹慎步步為營. 還好, 每每跳上車打開收音機播放的都是節奏強勁明快的搖滾樂曲, 要不恐怕我會邊開車邊睡覺. 看著窗外的燦爛陽光, 是的, 可以腳踏實地去走路的感覺真好, 回家的感覺更好.

明年冬天也許我們不會到巴黎而留在LA過暖烘烘的聖誕節, 就當作是個新嘗試吧. 再說, 下一個聖誕節還有至少360日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