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暴君薩達姆在遜尼派伊斯蘭教的Eid al-Adha節日黎明時分被行絞刑處決. 世界各地新聞報章頭條大事報導, 伊拉克國家電視台稱這位曾經視為神明的前領袖為罪犯, 大部分國內國外的人對他的處決感痛快, 也有人哀悼. 各國總統領袖紛紛對他的處決發表意見, 反應不一. 放眼粗略一看, 仿佛除了美國和科威特沒有其他國家認為處決薩達姆是正義的判決.

薯頭總統說薩達姆的處決是受到公平審判而判決的, 此事雖然未能為伊拉克的暴力動盪畫上休止符, 但卻刻劃了重要的里程碑: 為建立一個民主自由自治自衛的伊拉克邁進一大步, 最終成為反恐怖主義聯盟成員. 歐盟領袖和歐洲亞洲各國領袖對處決的事分別表示不贊同, 譴責, 不可接受. 法國和日本希望伊拉克人民“面向未來”,致力於“民族和解與團結”, 實現國家穩定.

首先,  處決一個人是否正義?  即使在多完善的法律制度下, 有沒有人可以定奪另一個人的生命? 個人認為即使任何人犯有嚴重侵犯人權和違反人道主義罪行, 發動恐怖襲擊, 然而將一個活生生的人處決本身就是一種恐怖行為. 再說在受盡30年專制統治社會動盪不安戰爭連年的伊拉克, 即便本身法律制度完善(I doubt that), 經過這麼多戰爭洗禮後還能保存多少?  薩達姆的裁決有多公平? 又含有多少宗教政治紛爭成分? 有人認為他的死不見得可以終止伊拉克的暴力專治, 也不見得可以為伊拉克帶來和平, 相反也許正揭開另一場血腥暴力的序幕.

政治和人權公平與正義, 到底如何分界線? 千百年來在任何民族任何時代這仍然是個謎. 也許老土的套句官方說法: 這是伊拉克國家的裁決, 希望國民可以忘記不愉快的過去, 吸取經驗, 集中精神在改善國家治安建立民主政治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