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收到我以前大學的邀請, 學校正為吸收新一批學生做宣傳, 有意給我安排一個radio interview, 問我會否在一月尾至三月初間回香港, 到時可以順便做訪問.

 

這個引誘巨大, 第一, 時近過年, 我真的越來越想家人, 很想回去一趟. 身邊和網上朋友都一個個說回家, , 我就只有羨慕的份兒. 第二, 要是做個訪問也可以為 alma mater做點事, 又何樂而不為?

我本科在城市大學畢業, 無錯, 就是九龍塘巨大購物中心又一城鄰近的那所大學, 只有一條馬路之隔, 中間有地下隧道相連. 整個校舍的建築構思和商場很近似, 不多不少給人不莊嚴的感覺. 城大本是科技學院, 在90年代拜香港政府好大喜功所賜, 和其他幾間科技院校晉身大學行列. 城市理工的名字一直深入民心, 即使後來我入學的時候每每提起我的學校, 人們總要說:”啊, 就是城市理工吧.”

對很多人來說, 城大也許未夠資格稱為大學, 好像每次見報就是醜聞居多, 不是有女廁色魔就是學生犯校規等等, 比起港大中大, 我們是小小芝麻甚至不存在. 被取錄的時候很傷心, 城大從來也不是我夢寐以求要入讀的學校, 那時我很想讀理工大學的職業治療學位, 不過當想到兩年預料生涯的辛苦和付出, 再看看身邊沒有被取錄的朋友, 他們的失望和傍惶, 我仍是很幸運的.

我的大學生涯很快樂,  遇上一班投緣的朋友,  午膳時候總是一大班人一起吃, 嘻嘻哈哈的, 那時真的不知愁是甚麼. 我們好像甚麼也會分享, 做甚麼也是分工合作制, 午膳時因為人多男生們總會先去找好位子等女生們, 幾個女孩子分享一盒飯, 上課一人抄了筆記十人得益, 功課也是分工合作, 抄考功課的人負責列印和遞交功課. 我經常曠課, 特別是清晨的課, 10:30am前的課我是無法準時出席的, 不用說更早的課了, 索性不出席. 我的筆記都是朋友抄下的, 而我的貢獻就是做功課, 幸好是電腦打印, 要不除了Heidi世上就沒有人看懂我的筆跡了, 有時候就連自己也看不懂當時寫了些甚麼. 由於學校位於市區, 交通方便, 到旺角搭火車也只需5分鐘, 有時下課一班人又會突發的到旺角消遣飯局卡拉OK, 我的流行曲知識也在那時候惡補.

在學三年, 城大有很大轉變. 經過教職員和學生的努力, 城大也漸漸打響名堂, 至少有更多人承認她的大學地位. 我是生物系的, 以我所知, 我們部門曾連續兩年獲得政府撥出最高的研究資助. 漸漸地, 上電視和見報的新聞也和學術教育成績有關, 再不是一些芝麻綠豆的小事或醜聞.

三年後要畢業的時候, 我從不喜歡到不捨離開, 這麼大的轉變主要是城大的人. 在這小小的校園裡, 我遇上對我人生影響莫大的人, 也交上很多至友, 事實上我有很多好朋友也在這裡認識的. 在這裡, 我找到了人生目標. 大概因為是新院校, 學校聘請了很多年輕的教職員, 很多都是剛在國外完成博士學位回來就職的, 我的師傅也不例外. 正因為他們年輕, 正因為他們的朝氣, 他們的冒險和挑戰精神, 學校(也許應該說我們的部門)有巨大改革, 學生有更多空間思考嘗試和創作, 也有更多機會和外界接觸交流. 就我個人而言, 師傅對科學的追求深深影響了我, 那三年和往後的三年改變了我一生, 至少我從一隻人云亦云的鸚鵡漸漸演變成有獨立思想的人.

本科畢業後我打算繼續升讀研究所, 那時的城大沒有充足資金, 只能收First Honor 畢業生, 我是那種尷尬個案, 只差小小就能拿到First Honor, 可是我就很不爭氣的就是差那麼一點點. 師傅建議我到其他學校報名找機會, 多翻輾轉反側後港大和中大都收了我讀博士班, 那時的我一來一心只想在香港完成碩士學位然後出國完成博士學位, 二來我真的捨不得離開城大和那兒的人. 結果我決定留在城大等待入學申請通告, 最後被取錄了, 也就展開我是城人的後三年. 很多人都質疑我為甚麼不選擇名望高的港大中大, 這個很難解釋, 名氣對我來說不重要, 這不是說我清高, 只是就當時的機緣種種, 我直覺的認為留下對我幫助更大. 事實上我很慶幸選擇留下, 因為後來的三年對我影響重大.

從高中升讀大學是人生大轉變, 很多學生在選科和選學校方面都持不同準則, 有些人要選出名的大學, 有些人要選有前途的學科. 我卻認為最重要的是選一科自己喜歡的科目, 這樣大學生涯不但不枯燥反而有趣. 要是為了種種原因選讀自己不喜歡的科目, 那麼只有百上加斤, 越讀越苦澀,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大學的教育不只是本科的知識, 其實這是其次, 理念在那兒也學到, 最重要的是如何巧妙的運用. 我認為大學教育最大的重點是培訓一群有獨立思想, 有自信, 有判斷力, 懂得發問和懂得處理解決問題的社會青年. 這些技巧對做人和做事比專業還重要. 其次就是要選一間勇於改良的學校, 與時並進, 無錯就是港政府最愛打的口號, 的確如此學生才能多受益. 至於學校的名望, 說真的, 我在國外工作多年, 見工時老板並不著重我的出身, 他考慮的只是我有的技能和應對技巧. 即使最近在報讀博士, 我本科的學校名譽並不重要, 反正也是國外學校, 不能跟國內的作比較.

我和城大, 從不喜歡到喜歡到愛, 從恥於承認到大聲宣示, 不是因為她的名氣, 完全因為我在那兒的經歷, 那兒的教師和學生, 然而一所學校吸引的地方除了人還有甚麼比這更重要的? 沒有人又怎麼可能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