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由一盒叉燒雞肉飯 (BBQ pork chicken rice) 說起. 白色泡沫塑料盒裡裝滿熱騰騰的白米飯, 上放叉燒肉和雞肉, 加幾條青菜(可加可不加, 反正我不喜歡燒焟店的青菜), 蓋上盒子, 飯的熱氣慢慢蒸熱肉和菜, 肉和菜的香滲進白飯, 香噴噴的, 不用加港式煎蛋也可以讓人黯然消魂, 配薑蔥醬汁吃就是人間美食. 無錯, 在某程度上來說我是挺地道香港妹的.

 

前幾天又來嘴饞, 特別跑到家附近的一間港式酒家外賣部買我的叉雞飯. 到步時收銀的歐巴桑正午膳回來, 她眼尾望一望我, 二話不說的自顧自的忙, 也不知她在忙甚麼, 我想大概是剛接更有很多事忙吧, 我也不介意再等幾分鐘. 與此同時四下環顧外賣部的環境, 左邊的落地玻璃櫃裡掛滿一隻隻油光煥發的港式燒鴨, 看得人直流口水, 旁邊有張告示說他家的北京填鴨需要預定, 而且只可以堂食. 收銀機的另一邊一排排的陳列各種熟食, 卥水雞, 卥水豬肚, 椒鹽雞翼, 連港式餐包也有真是包羅萬有. 熟食盤後面是切肉檯, 師傅純熟的大揮利刀將一大塊塊肉連骨斬成件,  功力深厚, 好不佩服. 這時收銀歐巴桑又和我來個眼神接觸, 我示意要買東西, 下意識的挪近收銀機幾吋, 其實已經不能再近了, 對她說”唔該…..” 她竟然當看不到聽不見的走開, 我想, 好, 我等! 心裡想著這樣的格局很有港式地道燒味的風味, 正在大發思鄉病之際, 一名老年歐巴桑不知甚麼時候從甚麼時空冒了出來, 張開口用高八度的聲音向師傅說:”給我一隻燒鴨”. 師傅連忙稱是, 正在夢遊的收銀歐巴桑也乖乖的走過來收錢. 我完全摸不著頭腦, 這班人到底是如何做事的? 禮貌的對那老年歐巴桑說我正在排隊等買東西, 她看也不看我的說: “Solly solly, go ahead.” 然後走到熟食盤前又問另一位店員餐包如何賣. WTF… 我火來了, 對著收銀歐巴桑說:” 不好意思, 我等了近十分鐘了, 輪到我買東西了沒有?” 收銀歐巴桑好不情願的回到收銀機前, 好不好氣的問 :”要啥?”. 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回家路上我滿肚子的氣, 一進家門就向著交剪大發囉嗦, 說以後也不去那家店云云. 記得小時候在香港買東西就是要這樣的大呼小叫, 店員愛理不理的, 換來的又是更多的叫嚷. 不僅如此, 在餐廳酒樓吃飯食客對侍應的呼呼喝喝也是常見的事. 對這種食客我非常的討厭. 我家以前經營酒樓茶餐廳生意, 做的是平民生意, 每次在店裡聽見那些粗鄙的食客對服務生叫喊, 我的無名火就來. 人家只是打工, 又不是你的傭人, 即使是個傭人, 也值得最基本的禮貌對待. 自小對於家裡的家務助理我是十分尊重的. 即使對現在每兩個星期到來清潔一次的墨西哥婦人Hilda, 我也是以禮相待, 每次也會喧寒問暖, 端茶送水. 說回香港, 忘了是甚麼時候, 也許是10年前的事了, 在成龍和各大明星的呼籲下, 全民響應要以禮待客, 劉德華的一句: “今時今日貢既服務態度典得架?”  街知巷聞, 就連3歲小孩也懂嘮叨侍應的. 久而久之顧客為上的宗旨就成了香港人的格言.

然而顧客付錢享有應得的待遇和服務非常合理, 但這並不等如顧客可以毫無顧忌的harass店員, 基本的尊重絕對不能忽略. 現在在香港不禮待顧客的店員應該少之又少, 可是又有多少顧客會尊重店員? 大家都抱著消費者第一的心態, 我花一分錢就要得回一分錢甚至二分三分錢的待遇, 只因顧客大過天. 新的措施無疑改善了服務質素, 卻不完善. 再看看舊有的現象, 店員愛理不理加上客人么喝, 仿佛大家都習以為常, 沒有誰虧待誰的煩擾. 這麼說就像人天生是愛受硬而不受軟的, 你推我走, 你停我罵.

我承認我很膚淺, 我要合理的服務, 我更要公平的待遇. 我是客人的時候請給我一個友善的笑容, 耐心聆聽我的需要, 我不要對你無禮, 也不喜歡你的薄待, 我更不要像撥婦罵街般的換來你的服務. 我要的只是公平禮貌的服務, 那怕轉身走開時你對我開口大罵, 這個不重要, 因為我聽不見也不感傷害.

誓言旦旦的說了半天道理, 吃了一口白飯和肉, 那種香甜又再次將我帶回這間外賣店的懷抱. 我想我還是和很多人一樣,  不惜為了五斗米折腰. 是的, 我很沒性格, I sell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