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是三月初, 春天還來不及醒來搖搖尾巴, 夏天已經急不及待的跑到來. 這個週末的確很炎熱, 沒錯是炎熱. 今天氣溫最高升至32C, 接著來的幾天都是徘徊在28C-30C之間, 這不能叫和暖吧!

今年的daylight saving time也來得早, 記得往年好像在三月尾, 不過我的記憶力差, 也許是我記錯了. 總之, 感覺好像任何事也來得光速般快.

夏天的到來就意味著暑假的來臨, 暑假過後就要重返校園了. 這件盼了三年的事終於要發生, 突然有點空洞, 夾雜著點點驚喜, 傍惶, 盼望. 其實說到底還是興奮蓋過一切. 我好像和理工學院特別有緣份, 從一間理工跳到另一間理工, 感覺奇妙也感恩. 記得10年前在選大學時和當時的男友笑說過我要去麻省理工讀書, 他不能置信又認真的跟我說MIT不是人人也會被取錄的, 那可是世界首屈一指的學府喲! 聽後當然心裡不是味兒. 後來想開了, 波士頓的天氣那麼冷, 還是不去為妙. 多年後在研究所時有次做presentation, 我選了一份出自加州理工的文獻, 師傅讚不絕口的說CIT和MIT齊名, 近年甚至有蓋過MIT風頭之勢. 從那天起我對CIT份外關注, 也成了進研究所讀PhD的不二目標.

說說近況, 沒有甚麼忙, 只是犯懶, 腦子裡有很多事要說, 就是沒有心沒有力. 於是一拖再拖, 日記變成週記再變成月記. 其實也不要緊, 寫下心裡所想只是一種抒發方式, 也是娛樂, 有固然好, 沒有也不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