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昨天晚上8:45打電話來說她就快上機, 從三藩市國際機場飛達 LAX大約1小時25分, 電話掛掉才15分鐘她又打來說原定10:25到達的班機延誤了35分鐘, 改為11:00, 這樣我們又比原定計劃多出半小時, 做甚麼好呢? 看DVD, 最近我們迷上HBO和BBC合作拍攝的電視劇 Rome, 故事講述羅馬共和國末落和帝國誕生的經過, 蠻有趣, 加上演員滿口的英國口音, 又增添幾分親切感, 有時間會寫寫感想.

晚上10:30看看時間差不多就和交剪出門去接機, 抵達機場時剛好飛機降落, 打妹妹的電話卻自動接駁到留言信箱, 估計飛機還在taxing. LAX不愧是世界最繁忙的機場之一, 晚上這個時段還有這麼多人, 接機的送機的到步的和離開的, 好不熱鬧, 我們在Terminal 4停車場轉了幾個圈才找到位置泊車, 交剪叫我再打電話給妹妹, 誰知道電話還在接駁中螢幕顯視有另一個來電正在待接, 不用猜就知是妹妹, 原來我們這麼一折騰她連bagage claim也完成, 已經站在機場門口東張西望找我們. 真的不好意思, 我經常遲到的壞習慣令她很擔心. 隔著馬路和她傾電話, 還在找她的影子交剪已經說看見她了, 街燈一轉他便飛奔過去給妹妹來個bear hug, 又接過她拖著的行李箱, 驚訝的問為甚麼這麼重, 妹妹說回到家你就知道了.

打開行李箱一看, 這裡面都是我的東西, 媽媽要她帶了一大袋, 我的好朋友又要她帶了一盒植村秀的護膚品, 加上她自己給我帶來的禮物, 化妝品, 首飾, 衣服, 甚至一個在三藩市買的Coach手袋, 還有家人派給我的新年利事(沒想到我還可以收到利事, 驚喜!), 還有交剪喜歡的糖果, 怪不得這箱子重得提也提不起. 每妹妹到來或是交剪從香港回來我都收到大包小包的禮物, 超感動.

今天中午過後她才睡醒, 說想和我去飲茶, 說真的, 除了她在這裡的日子, 平日我和交剪從未去過酒樓飲茶, 那種味道很叫人想念. 交剪因為要做個長途電話訪問, 就留在家裡, 他的工作要求就是日夜假期顚倒, 我早已習慣了. 兩姐妹開車到離家15分鐘的酒樓飲茶, 蝦餃, 燒賣, 蒸排骨, 腸粉, 燙芥蘭, 蛋墶, 蓮蓉包…. 那種味道, 那種口感, 真的久違了. 看著身邊的家人, 有一種濃濃的家的感覺. 唯一不太喜歡的是那些推車侍應大嬸們, 可能是近下班時間要盡量將做好的食物售出的原故, 一窩蜂的走來問要不要這個要不要那個, 耍手拎頭的說不要了還執意的再補多幾句, 希望你會改變主意. 最最最不喜歡的是不知怎麼的不同的大嬸會輪著賣同一種食物, 結果一位到來問要不要叉燒包, 說了不要, 另一位接手又來問你要不要, 我的耐性不竟有限, 按不住跟她們說看那滿桌的食物都快涼了, 讓我先嘗嘗再落單吧, 她們這才離去. 最近胃口不好, 很久沒有吃得這麼有滋味和滿足了.

晚上妹妹和朋友去clubbing, 主要是和舊朋友聚會, 有些朋友更從北方開4/5小時車來看她, 邀請我和交剪同去, 年紀越大越不想出門, 一般要不是推不掉的約會派對我是不會出席的, clubbing對我來說已經是陳年舊事, 和交剪決定留在家裡休息, 很悶的一對人(其實他是很活躍的社交份子, 只是娶了個極悶的老婆也就只好隨著她的喜好過日.) 臨出門時給她家中的guest keys, 萬一晚了回來她也不用擔心要叫醒我們開門. 不過我估計她今晚不玩通宵才怪.約好明天下午和她去shopping.

今晚又只有我和交剪, 繼續看Rome. 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