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Supervisor來找我, 剛好我正在忙, 他便站在一旁邊等邊問問題, 這樣更好, 省時間, 要是不能夠即時回答的話我會再到他辦公室詳談. 他其實只想知道最近的進度如何, 老頭子正在等著我的實驗結果云云. 這個嘛我很清楚, 從第一天上班那一刻老頭子就在等結果, 哪裡有不要進度的老闆? 告訴他有些技術性問題還在解決中(這樣說很官腔, 可我不是隨便說說 打發他走, 這實驗有多難他是清楚的.) 隨帶說了幾個解決方案, 他點頭稱是, 那我們就再等等看看結果如何.

老實說最近比較懶散, 每天只做了minimum的工作量, 不再像以前那樣的multitasking, 一來心散, 二來是體力不支, 每天從早到晚只想睡覺. 最近體力慢慢恢復, 幹勁也就回來. 不用老闆催促提點我也知道這工作有多重要, 再說我留在這裡的時間也不多, 雖然說暑假後會再回來, 最好還是將要做的事現在完成, 再回來的時候是個百分百的新開始.

給他這麼一提心裡多少有點不爽, 夾雜著自責和擔心, 不過又知道這種想法很消極, 問題在哪裡我知道, 很清楚, 要怎麼解決也知道一二, 我們欠的是時間(在老頭子的心中我們已經費了很多時間, 我不怪他, 有天我成了老闆也許會比他更急進更沒耐心.) 既然不能夠在一時半刻解決, 那就只有處之泰然.

忙完了見有30分鐘空閑時間決定出外四處走走, 天色有點灰暗, 繞著校園走了一圈, 看見園丁悉心栽培的花卉, 這邊一帶紫, 那邊一片粉紅, 前方一片白, 一年四季有不同應時鮮花開放, 用漂亮來形容這個校園還是太謙虛. 經過physical plant building, 傳來鋸木的雜音夾著輕快的拉丁音樂, 心情也突然開朗起來. 這裡有的不只是風景, 還有友善的人, 不時會碰見赤腳走過的學生, 隨意躺在草地上休息看書的人, 拿著咖啡邊走邊沉思的人, 每個人的表情都是那麼祥和那麼友善, 有時即使遇上不相識的人也會點頭微笑打招呼, 誰叫天氣這麼好, 氣氛這麼好. 有誰知道今天擦身而過的陌生人不會成為明天的朋友拍擋? 有誰又會知道咖啡店裡排在前方的那個人明天會變成諾貝爾得獎者?

散步回來, 工作的熱忱又回來, 對交剪說今晚會10:00pm後回家, 妹妹有朋友約會, 他要自己一個人解決溫飽了. 誰知道他說今天很忙, 害怕我到家時他還在辦公室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