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兩天收到壞消息,  除了擔心就只有禱告.

首先是遠在香港的好友遇上車禍, 無錯, 就是那椿巴士尾撞旅遊巴的交通意外.  事件中13人受傷, 朋友就是其中的一個. 旅遊巴的玻璃窗破裂, 碎片割傷車上前往市區的機組和地勤人工. 朋友剛巧坐在靠窗位置, 滿頭滿身也是玻璃碎粉, 手臂被玻璃碎片割傷, 最令人擔心的是傷了鼻樑, 擦損面頰和額頭, 女孩子嘛, 雖然說傷得不重, 還是令人擔憂的. 不過這還是不幸中之幸, 她後座的女生斷了手臂哩! 而前座的乘客則安然無恙. 昨晚消息傳來時我真的嚇壞了, 打電話給她反是她倒過來安慰我說沒有大礙, 醫生給了一天病假, 只需每天到醫院清洗傷口. 我問可以在家自己清洗嗎? 每天這樣出入很不方便的, 特別是傷了面容, 最好還是避免受陽光照射, 減少留下疤痕的機會. 我多想可以親自替她清洗傷口, 可惜我住得這麼遠, 只有為她禱告, 祝早日康復.

今天一位十分要好的同事的丈夫來辦公室找我,  同事懷孕28週, 一直也感到過分頻繁的Braxton Hicks contractions, 這類contraction一般早在身第6週開始, 是孕婦pre-labor時期的準備功夫之一, 在37週前是無痛的, 可是在這之前要是contraction頻密並且感到痛楚可能是早產甚至流產, 必須向醫生求助. 星期一同事感到contraction越來越密, 於是到醫院求醫,醫生命令她卧床休息一星期, 下星期再作檢查. 我們都以為她只需要好好休息便行. 誰知今天早上她開始感到痛楚, 再次被送進醫院, 這回醫生說可能寶寶要提早出世了. 現在她還在醫院接受觀察, 醫生用藥物先鎮定contractions, 另外又用藥物幫助寶寶的肺部準備在離開媽媽後正常呼吸. 小娃娃是個七星女哩, 只有七個月便面世的寶寶早有所聞, 憑著現在的科技, 希望她們母女平安. 雖然抱著樂觀的態度, 可是寫到這裡我也不禁淚眼模糊. 做父母真的不容易喲, 從懷孕的第一天開始, 就是一生一世的commitment.

對了, 她丈夫來找我是問萬一在緊急關頭他要忙在醫院的時候我可否baby sit他們3歲大的兒子.  這孩子一向逗人喜愛, 每次到辦公室來就只愛和我玩. 我當然是義不容辭,  下午先和他到託兒所登記, 也順便見見老師, 讓她對我有個印象. 他又給我家裡的門匙, 那麼我接了孩子放學吃過晚飯就可以回家. 我已經想好帶他到Souplantation, 孩子和我一向鍾情沙拉和水果, 在那裡他一定不用我逗也會乖乖的吃飯. (這只是我樂觀的想法, 小孩子離開父母一定感到不安, 希望我真的有能力和智慧耐心去照顧他.) 交剪很失望的問為甚麼不帶他回我們家, 那他也可以和小孩玩耍. 我想3歲的小孩要離開父母已經是巨大打擊, 雖然我不算是陌生人, 可是我們從未單獨相處哩! 要是帶他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那他一定感到更加不安. 還是回他家好, 至少那裡有玩具, 書籍和影碟, 在熟悉的環境下, 他也許會覺到自在一點吧.

衷心的祈禱, 祝福同事母女平安, 求神賜我心力去好好照顧小孩子, 朋友早日康復. 另外, 工作方面也要多一些保守, 我真的希望可以盡快完成我的project. 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