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幾個星期都很忙, 直到有天驚覺體力透支, 每天也累得不得了, 漸漸發現Braxton Hicks contraction 越來越頻密, 本來5mm一天天長大, 能夠感到小生命的跳動也是正常. 只是當這種friendly contraction變得頻密, 一小時內發生四次或以上的話就不再是友善, 如果還未full term便要立刻求醫. 當交剪還在出差時, 有一晚半躺在沙發看電視時發現在一小時內有三次收縮, 那時才感到身體快要撐不下去了, 已經在投訴.

週末和接著來的幾天也要好好休息, 讓身體透透氣.

星期一陪朋友看房子, 那是學校的物業, 只租給教職員或學生, 地點超好, 就在學校附近, 只隔一條街, 方便不在話下, 連價錢也十分吸引. 我們看的是2 bedrooms + 2 bathrooms 單位, 大約1100呎, 蠻大的, 適合家庭居住, 月租也只是$1400, 在這個地段算很便宜的. 學校物業嘛. 看後我也心動, 想搬屋, 特別是想起這樣每月可以省回幾百元就更有衝動. 雖然我們現在住的地方比這大小許, 環境也更清幽, 當初搬進來是我的主意, 第一次來就被這個單位吸引, 可是女人嘛, 十萬個願意花錢在自己身上, 其他的就是想frugal, 再說住近學校也有好處, 方便我將來工作空檔時回家看5mm嘛. 給交剪提起搬屋的事, 他說要是那地方比現在的小, 環境沒有這麼好的話, 再便宜也不會搬. 好, 你是一家之主(這種時候當然讓他做主, 租金是他負責的, 我只是好心替他省錢.), 你做主吧. 後來我還是問了學校的Housing Dept, 他們說雖然我現在合資格申請, 可是十月後會轉成學生, 那單位只租給教職員, 學生就不能再住了…噢.. 美夢泡湯, 即使我們很想搬過去的說.

和朋友到Cheesecake Factory 吃午餐, 這可算是近來美國最流行的chain restaurant, 每次經過他家也是門庭若市, 等待的人龍一直排到街外, 在這兒是很少見的.顧名思義他們的cheesecake就是賣點, 其實其他菜色也蠻有水準的. 朋友點了Louisiana chicken with pasta, 我就要了個7吋pizza和沙拉, 甜品當然是cheesecake! 侍應熱情的推薦她的favorites, 指著我的西瓜肚誇說即使BB也會食指動的. 然後又問我幾多個月了, 我說快6個月, 她又伸手來摸5mm, 自從肚子長大以來, 我的belly已經成了public hand magnet, 熟悉和陌生的人見了就伸手來摸摸. 朋友要了Strawberry cheesecake, 我就要了侍應推介的Pineapple up side down cheesecake with whipped cream. 甜品送來時還有驚喜, 她很細心的在碟邊用巧克力裝飾說: “Congrats! 3 more months.” So sweeeeeeeeeeeet. 那個cheesecake真的融在口中, 甜在心頭.

晚上和交剪看Helen Mirren的電視劇Elizabeth I (又是DVD), 幾乎就在客廳展開英法大戰, 為了當時的時裝, 文化, 宗教等問題我們也爭論大半天, 後來又說到兩國近代的發展, 總之就是沒完沒了. 結論是不用說他, 即使我自己也從來沒有察覺英國文化對我的影響原來很深遠. 前幾天在超市, 我一定要買Cadbury的巧克力, 自小就吃的牌子, 他說, 當然啦, 那是英國出品, 你不見有個皇冠嗎? 汗, 真的從來也沒留意哩! 又舉另一例子, 我們在替在5mm找名字, 我所提議的都是很濃British名的, 例如, 要是5mm是個女孩, 那麼她的middle name一定要是Rose, 他聽了: “That’s too British.”

昨天下午才回辦公室, 因為早上花了個多小時和各地朋友聊天. 在加拿大的Carrie問給5mm找了名字沒有, 我說還沒有, 她又問會否想要個中文名, 我說當然啦, 不過就是沒有主意. 她很有創意的將交剪的last name翻譯成中文, 其中一個選擇是: 季. 我說那就叫: 季節. 她都給我氣個半死. 後來她給了一些提議, 我又問怎麼讀? 意思我是知道的, 還給發了英文解釋, 就是不懂怎麼讀. 汗喲, 我的中文真的差喲, 要一個在新加坡長大的人來教導. 廣東話很難讀, 特別是我現在N年才說一次, 有次和朋友說起香港的”雙層巴士”, 我就讀成”傷殘巴士”. 救命:(

晚上和朋友去吃越南菜, 南加州的好處就是大同, 甚麼人種和菜色也有, 朋友和我都巧合的喜歡近似的口味, 即使交剪也漸漸給同化了.

很久沒有這麼寫意了. 優閒的日子真的不多, 也因為不多, 所以珍貴, 雖然每天沒有幹過甚麼大事. 可是我真的需要小休小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