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 這幾天更新比較密. 本來以為會很忙的,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工作不太順利, 不能如期進行, 抑鬱了一天一夜, 現在已經got over 了, 盡心盡力的話也沒有遺憾. 還是向好的看, 輕鬆的享受生活.

整個星期每天和朋友晚餐,  週末節目更多. 今天晚上去Stefan的派對, 他的PhD已經邁進第四年, 眼見距離畢業仍有一段歲月, 他就來自我幽默一翻, 慶祝踏入第四年. 我很欣賞他這種自我減壓態度, 要不研究生患抑鬱症和自殺的個案一定不只這數據. 明天是RR的畢業和生日派對, 在海邊. Julie會專程開車來接我和Clary, 因為不想我開車, 即使她就住在海邊也要花30分鐘來接我們, 真的很感動.

要感動的事還多著. 前天晚上收到妹妹的電郵, 問收到她寄出的包袱沒有, 又賣關子不告訴我是甚麼. 第二天早上打開信箱就看到熟悉的筆跡, 原來她給我寄來從日本買回的手信, 是個祝福母子平安的電話裝飾繩, 超感動呀! 幾乎掉眼淚. 妹妹自從三月來看我們後至今, 短短兩個月內又去了台灣和日本, 的確令我感慨年輕真好. 回想我這年紀的時候也是到處飛來飛去, 生活沒有太多的掛慮, 多好. 說起旅遊, 由於交剪的關係, 每次也是歐美亞三地飛, 亞洲鄰近的國家就只去過台灣, 泰國和新加坡, 日本韓國只去過機場(轉機), 現在交剪常去日韓, 我也很想去逛逛.

明天他就飛往漢城, 下星期再飛回東京, 他說臨走時該有時間買點東西給我們(我和5mm). 他一直在盤算買甚麼玩具給5mm好, 孩子還未出世哩, 他就這樣寵愛, 慈父……. -_-! 他蠻辛苦的, 天天不停的開會, 晚上還要應酬, 入鄉隨俗嘛, 每天也拖著疲倦的身體回酒店. 見他為了我們不辭勞苦的打拚, 又是無限的感動.

關於前(錢)途的問題最近也在想, 有些朋友問我博士班畢業後是否可以掙更多錢? 答案是不, 不一定, 不知道. 從前的人博士拿了就當教授, 現在通街也是博士生, 再說個人取向也是不想教書, 那麼可以做甚麼呢? 用上五年左右的時間來拿個學位, what then? 人過三十, 加上將為人母, 該是時候為生活打算. 提起生活仿佛就離不開掙錢. 自小對錢沒有概念, 也許不知掙錢的辛苦, 認為錢花了是可以掙回來的, 只是花, 也要花得有價值. 也許是自小看著爺爺捐錢建學校, 建廟宇, 修葺祠堂, 總想錢花了可以令多一個人開心是多麼快樂的事. 這並不是說我很清高, 可以過清淡的生活. 我是物質的, 對生活有一定的要求, 衣食住行, 缺一不能. 我是貪心的, 有了好東西就想有更好的, 不知不覺間自我施壓,  沮喪. 感激我有交剪和好朋友借出聆聽的耳朵, 友善的舌頭, 說最真誠的話. 要不我定會越想越低落.

和交剪商量後決定再助養多一個男孩. 他住在Uganda, 那國家長年有genocide,  國民都被困起來住進集中營. 認識這男孩是經一名舊同事, 他在那兒出生, 幸運的逃離, 可是一直以來也在幫助仍然住在那兒的人, 特別是小孩. 我們想, 雖然5mm到來, 我們的開支會增加至少一倍. 再助養多一名小孩(我們在巴西也有助養一個女孩), 無疑是自找麻煩吧. 可是助養月費並不高, 每天省回一杯咖啡就可了, 這麼簡單的事可以改善多一個人的生活, 何不為? 我感恩神賜予我們去施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