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還在說要節衣縮食, 要計劃將來. 這幾天放假, 又故態復萌了.

昨晚送好友去機場, 一路上她小睡休息, 收音機傳來熟悉的老歌, 思海開始泛起漣漪. 幸好懷內5mm不時轉動, 提醒我: 媽媽, 請小心駕駛!

每次好友們來訪, 談天說地, 內容不多不少也會說到工作的經歷, 好幾回見她們穿著紅色制服踏上旅程, 不禁問問自己: 要不是當年為了師傅的一個電郵, 今天的我會否和她們把臂同行? 會否像她們一樣對工作上的不平一笑置之?

工作磨練出驚人的EQ, 這個再上多幾年課修多幾個學位也是學不到的.

自問是個EQ低沒自信又拜金的人, 很難想像我會如何從事這行業. 也許每月的人工加allowance會自動轉帳到各大名店, 衣服,鞋襪, 首飾, 手袋配件, 化妝品護膚品, 定期美容修身療程, 最好給我換一張俏面一副誘人身材.

從來也沒有LV, Cartier, 唯一擁有的YSL是那包帶有淡淡薄荷味的香煙, 更諷刺的是我很討厭薄荷味. 總認為人人也要有的東西, 再老牌也不過是街頭制服, 是品味大忌. 對呀, 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 然而誰又會愛吃酸東西?

信不信由你, 我擁有的唯一一杖鑽戒是姑姑送我的結婚禮物. 年輕時渴望的Tiffany 求婚鑽戒當然是傳說中的事, 求婚那天有的是Santa Monica海灘的沙, 太平洋的水和蔚藍盡頭的一輪橙紅色落日. 不大識趣的交剪(不要以為法國男人=浪漫, 要是妳也遇上如此這樣一個異種, 請不用驚訝, 至少還有我作伴, 哈哈), 沒有鮮花, 沒有下跪, 就連可樂罐的鐵環也沒有, 可是我答應了. 現在想起來要不是他在那杯latte裡下了迷藥, 就是我很很很很很很很恨嫁.

我其實不愛化妝也不懂打扮. 衣櫃裡的一大堆衣服有很多從未見過天日, 從買回來的那一天就被打入冷宮. 我的工作不需要打扮, 相反地穿得太出色的話別人會懷疑到底我的工作效率有多少成? 從來買下的化妝品衣服鞋履手袋只有放假時用, 放假就是relax的時候, 哪裡有放假才穿得花枝招展的人? 話雖如此說, 人過三十, 女人嘛, 不注意儀容最後對不起的還是自己.

和朋友逛街, 在心愛的Anthropologie買了一件外套, 雖然知道現在穿不上, 總希望秋冬來臨時可以修身成功. 女人啊大抵是要物質滋潤激勵的玫瑰. 又買了一件上衣作孕婦裝, 在H&M逛了良久, 找不到喜歡的, 最後還是順手牽羊買了五對襪.

今天放假, 無聊又不想出街, 在網上留連, 一個不留神定了shu uemura 的面霜和lipstick. 意猶未盡下在Nordstrom 網頁再購下Bobbi Brown gel eyeliner + brush, 外加 Laura Mercier lipstick一枝. 其實…..我家不出三哩路外就有一間Nordstrom, 我就是寧願付郵費也不想到門市. 夠懶吧.

看, 我是大話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