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我身邊的人不論男女, 會吸煙的也有一附帶嗜好— 收集/用香水 (古龍水).

我比較喜歡味道清淡的香水, 幽幽的香氣, 有如翳悶夏日送來絲絲海風.

年輕時喜歡收集香水, 家中(媽媽的) 現在還有大瓶小瓶的香水, 不同品牌, 不同味道. 朋友知道我愛香水也就只送香水. 有很多仍是原封不動的, 只有坐著封塵. 那時候愛香水一半是為了其味道, 另一半是為了掩蓋身上的煙味, 一手的二手的. 懂得用香水的女人和男人都很charming, 那是當香水是用來裝飾而不是掩飾的說. 當身上夾雜著洗頭水, 護髮素, 護膚品, 化妝品還有衣服柔順劑, 加上煙味, 混合香水,不難想像後果多好吧. 再上等的香水恐怕也會失色.

長大了, 不再用香水, 也不再收集香水. 男人說妳身上有一種很特別的味道, 比任何香水也好聞的味道.

香水不再用了, 是不再用掩飾了. 某些人某些時空某些記憶能忘的能遺棄的都請忘掉請拋掉.

最近又再遇上愛吸煙又愛香水的男人. 站在他身邊有種透不過氣的感覺, 只有不好意思的說大肚婆對味道比較敏感.

為了大肚婆的稱號, 話題也就此展開.

我很驚訝, 去聽他的故事, 他的信任, 也許就是因為我是大肚婆吧.

很多人見我那一天天長大的肚子總會問問做準媽媽的感受, 為甚麼選擇生小孩, 有些很久沒見的人更驚訝(滑稽)的問:”What did you do?” “What happened?” “Why did you do this?”

要結婚了, 人們又會問為甚麼結婚? 為甚麼是他?

人生每一個階段做每一個決擇也有原因, 仿佛沒有原因也要給旁人找個貌似合理的原因.

其實, 還有解釋的必要嗎?

他有一個女兒, 快五歲了. 可是他從來也沒有見過她. 小女孩的媽媽邀請他去和小女孩見面, 他答應了, 最後還是chicken out.

可憐的女娃娃, 她只知道爸爸住在山上, 冬天 ski, 夏天到海邊scuba dive, 對他的容貌他的聲音一點也不認識. 爸爸, 是個和聖誕老人一樣神秘的男人.

望著這個男人, 金髮碧眼, 灑得黝黑的肌膚, 談笑風生. 如果說男人三十一枝花, 那麼生來就是千萬富翁繼承人的三老五該是花王之王吧. 像他這樣的男人, 到了七十歲一樣會有女人願意跟他回家.

自小目睹父母婚姻破裂, 父親帶著他出街, 總有熱心的女人自動走來逗他這個沒有媽媽的可憐男孩玩. 再熱情一點的會跟著回家. 好幾次放學回來看見父親卧室裡的臉孔又轉變了. 昨天在餐廳剛認識的女侍應怎麼今天出現在家裡的客廳? 怎樣? ”Is she coming to cook for us?”

責任心,他怕,怕給任何人負責任,怕給自己負責任.

每個人也有過去,有一段兩段甚至數段自以為或被譽為可歌可泣的歷史.我們沒有資格去審核任何人,我們都不完美.

做人,也許怎麼做也不完美.

只要你活得快樂,我也為你而快樂. 我們要求的不過這麼簡單.

我只能對他說男人要找女人並不難,找個願意為他生小孩的才是難.

孩子又不是他要求生下的,對.那也不是她要求被造出來的喲!既然對自己的童年感遺憾,請不要讓多一個無辜的人受一樣的苦.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們沒有忘記.

能擁有的就請好好珍惜.

那夜,我一直在忘記香煙夾雜香水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