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is Je T’aime 去年聖誕節時聽萊提起過, 還以為美國也同時上演, 誰知一等就是六個月. 網上BT下載了, geez…沒有字幕 =_=!

看電影也要找個好伙伴, 和Julie + Eve 一拍即合. 星期三晚上就去看了.開畫前的新片推介放了La Vie En Rose. 三人又一致決定上畫就去看.

短短個多小時的畫畫,一個個獨立的故事,卻又巧妙的給剪輯成一部動人的電影.巴黎The city of love 的稱號再次被肯定.巴黎的glarmour, 巴黎的愛, 巴黎的笑, 巴黎的淚,都一一上映.

片尾最後的故事講述一個來自Denver的單身女遊客,她那極濃厚的美式法文旁白惹得我們一陣狂笑.Julie湊身過來對我說:”Geez, that’s gonna be our French.” 算吧啦,在餐廳對香港人說廣東話卻被人執意用英文對答,連三歲小孩也對我說:”No, you don’t speak Chinese.” 我已經不知道還有甚麼語言是我真正懂的.

坐在公園的長椅上,她忽然領略到一種感覺,一種似曾相識卻又仿佛從未有過的感覺,好像等了很久,卻又像曾經錯過,有一點點傷悲, 一點點快樂.還是快樂比傷心多.她笑了,因為她重生了.

1999年的夏天,坐在La Defense的廣場上,看著街童玩滑板,仿佛我也曾有過那麼的一種感覺.

那夜, 我們仿佛遊了巴黎一趟.

三個女人,各有各對巴黎的感情.

Eve一直渴望到巴黎生活,她的法文說得很標準的,不是我誇她, 是交剪. 要知道法國人很少嘉許外國人的法文的.她厭倦了這兒的生活, 她在等一個好時機到那裡生活.

Julie在LA土生土長,這世上除了南加州她不可能在別的城市生活, 巴黎是個超美的渡假地, 但只限於局定時間.

巴黎對於我不只是一座城市,那兒有我們的故事也有我們愛的人,我們可以任何時候也搬過去住,我可以找到工作, 我們有自己的房子,仿佛一切也比留在這邊容易.至少不用為了身份,為了工作操心.

我們三人各有各的原因留在這裡, 我們也許可以拍一部 LA Je T’a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