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10年已過.

1997年, 對香港人來說是特別的一年: 香港回歸.

同日, 也是嫲嫲的冥壽.

十年後的今天, 香港人在熱烈慶祝十週年;  另一邊廂的倫敦, 兩位王子為已故皇妃舉行悼念音樂會;  太平洋彼岸的我沒有甚麼儀式去紀念這一日, 可是我從來也不會忘記這一天.

這份感傷, 這份執著, 再過10年20年50年也不會改變, 比回歸50年不變的承諾還要實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