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氣溫大約30度, 交剪約了朋友去打網球.

傍晚5:30, 太陽仍然熱刺刺的高掛天空, 他和友人拚命的在球場內又跑又跳又叫又嚷.

而我, 頭戴大草帽, 坐在場邊的長椅邊看書, 邊看球, 邊吃cherry. 這兒的天氣就是好, 只要在有遮蔭的地方, 加上清風送爽, 甚麼暑意也被吹走.

三小時後日落西山, 交剪已累得不能, 可是他的朋友卻越戰越勇的狀態. 唉, 大叔, 是時候回家了. 雖然少年時代的你在tennis camp渡過每個暑假, 雖然你曾經強壯曾經身手敏捷, 那是曾經喲, 需知歲月不留人. 再說, 人家可是每週practice兩次的喲; 再再說, 你也5, 6 年沒有打網球了, 這一下子再重拾起來就這麼的拚博, 你滿身熱汗, 我滿頭冷汗.

當兩個男人停下來, 貪玩的我(嗱嗱嗱, 就是有口話人沒口話自己)拿起球拍對著牆壁玩著拍打, Manu 見狀又拿起Stefan的, 於是, 兩個女人移陣球場上.

有沒有見過身懷六甲, 身穿吊帶花花裙, 腳踏涼鞋的大肚婆在網球場上奔跑? 雖然身手不大敏捷, 仍然可以接球扣殺(請不要誤會, Manu和我都是網球白痴, 從未正式打過球的), 而且不跌倒. 我應該自豪.

雖然我的涼鞋有Nike Air infusion (Cole Haan G-series), 只是每天承托著120+磅, 加上又蹦又跳, 再好的鞋也會變得和普通鞋子無別. 不出五分鐘我已經上氣不接下氣.

回到家中, 兩條死蛇爛蟮躺在客廳的沙發上動彈不得. 樓上的睡房仿佛遠在十萬九千哩外.

結果晚餐是外賣pizza解決.

今早醒來, 我的天.

我那對本來已經肥腫難分的足, 變得異常臃腫. 恐怕鞋櫃裡再大的涼鞋也穿不下了.

交剪也不比我好, 腰酸背痛不再話下, 他一整個上午也在埋怨自己不夠自量, 不應該這麼拚命. 如此有自知之明謙虛的他, 是歷史性的罕見.

這回好了, 週日真的要卧床家中休息了.

這回好了, 真的要光顧pregnancy massage了. (至少也要有foot massage)

這回好了, 不用去shopping了.

這回好了, 可以在網上訂購新鞋了.

這回也許玩得過火了一點, 這…. 叫做自作孽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