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在Google News讀到這則頭條新聞, 然後晚上看電視新聞報導.

我無言, 除了傷感. 一時說不出話來.

甚麼時候, 要到甚麼時候怎麼田地人們才會醒過來正視問題?

新聞說中國百分之二十的國內食物不合規格. 中國食物不合標準的醜聞對香港人來說並不再是新聞, 也許已經聽慣見慣. 去年朋友來探我時吃了很多西瓜, 因為在香港的西瓜鬧紅藥水注射風雲, 以至人心惶惶都不敢在家吃西瓜. 又有一次, 她說要在外埠超市買雞蛋回家, 當然又是內地輸入毒雞蛋. 最近好像又有喂了過多抗生素的肉類, 含高量致癌物質的魚類等等, 案件例子層出不窮, 林林總總. 總之農民和商人為掙錢不惜絞盡腦汁想辦法減低成本增加利潤.

新聞一出中國政府即時發表聲明指出中國輸入美國的產品(包括食物) 品質保證指數高達99.2百分點, 比起美國輸入中國的貨物品質還要高. 我不會過於質疑中國外輸貨物的質素,中國人的作風一向是風光人前, 對於出國的東西, 政府和商人絕對會包裝妥善, 乎合要求. 可是中國人也慣於將不光鮮的東西閉門處理, 不合品質檢驗的次等甚至劣貨就留給自己人, 反正國家那麼多人, 衣食住行各有所需, 賣不出國的有國內人要. 即使品質管理工作做得不夠好商人也不會因此而破財.

本地報章又說過去一年的紀錄顯示大部分不合規格的進口產品來自中國. 這點我也不質疑. 原因? 當大部分的進口貨也來自同一來原時, 那麼出錯的機會率也相應增加, 這是比例問題.

我不會為中國外消市場因此而受到嚴格約束而傷心. 國內經濟發達富的只是那麼一小群人, 物價一天天高漲, 貧窮的平民百姓繼續貧窮. 富貴人家開專從國外訂回來的BMW, Mercedes-benz, 窮等人家騎老驢代步. 朱門酒肉臭, 路有凍死骨, 不用多說了吧?

讓我痛心的是那些貧窮的百姓, 勞動的被剝削的一群. 病從口入, 吃了不乾淨的食物小則拉肚子重則致命, 這麼簡單的道理難道還不懂? 從Toxicology的角度來看, dosage (量)很關鍵, 任何食物過量就是不佳, 不要驚嚇水喝多了會致死. 另一因素是exposure(接觸頻率) , 每天一點點, 日積月累, 到了某個dosage好的也會變壞的. 還有time(時間), 低份量的毒物不會在一天半天內致命, 可惜日積月累的話就會壞事. 有毒的食物, 不用說老幼病人吃了要出事,即便是身體強壯的盛年人士也不幸免. 還有一群被忽略的: 懷孕期的胎兒. 這時候的胎兒雖然有媽媽的免疫系統過濾保護, 可是他們都很脆弱, 與此同時身體各部分也在急速生長, 胎兒對不良的物質較成人敏感, 小小的份量也會造成嚴重成長影響, 包括細胞死亡, 基因突變, 以致形成畸胎, 甚至胎死腹中. 不少科研文獻已有報導不良物質如致癌物質, 重金屬, 香煙等對胎兒成長的不良影響, 這一些實驗以動物為模特, 即使基因列序和人類有多相似也好, 其對動物和對人類身體影響的性質也許有出入, 然而我們不能直接對人類做實驗, 也就是說研究結果只能作為參考, 從而推敲放之於人類的影響. 雖然如此, 研究結果還是不可被忽視的. 半世紀前在日本爆發的itai-itai disease 就證明重金屬對人類身體的破壞, 患病的骨痛和腎臟病問題於多年後也被實驗室動物證明與cadmium(導致這種病的重金屬)有直接關係.

讓我痛心疾首的是中國那一群無知的百姓, 他們沒有受過教育, 他們很節儉, 也許他們並不知道食物品質有問題, 即使知道了, 他們也許會想那是外國人要求高, 雞蛋裡挑骨頭, 這食物吃了也不見得會在一時半刻死亡, 小題大造; 也許他們根本沒有錢去買有品質的東西. 我相信商人不會吃這一些食物, 他們大可以買品質好的食物, 本地的甚至進口的, 反正他們很富有, 他們的性命矜貴. 我也相信有些知情的農民不會吃這東西, 明知有毒,可是我就是不能相信為甚麼他們可以安心的將這類食物賣到市場? 錢, 真的比道德重要嗎?

錢, 不是萬能, 沒有錢就萬萬不能, 這道理我們小小年紀時就已明白, 並且銘記在心. 誰人不想要富有? 誰人不想要吃好住好穿好? 誰人不想享受生活? 又有誰人不能有這等權利? 只要你夠聰明, 只要有本領, 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去打拚, 沒有人敢批評, 只有仰慕. 可是錢真的可以叫人埋沒良心, 本末倒置嗎?

中國的經濟發展越來越好, 富人的生活比很多外國人要奢華, 一擲千金面不改容, 不是人人可以做到. 然而風光背後的陰暗, 那些不擇手段, 那些義無反顧, 讓我心痛. 老百姓沒有教育, 沒有選擇, 商人以利為本, 政府, 政府? 我們可以依賴政府嗎? 香港人不是已經嚷過反映過報章傳媒大事報導過有關問題, 怎麼政府就是不見得很積極? 怎麼要等到事情鬧大, 到了不可接受的田地才去採取行動? 怎麼要等外國人投訴? 怎麼總是欺凌自己人而去媚外? 我們到底是不是有自虐傾向的民族?

我懷疑, 桂林的山水是否仍是甲天下?

我害怕, 國內的人民(普羅大眾)是否仍然呼吸到新鮮空氣, 喝到清澈的水?

我擔心, 再過下一個十年中國的普遍民生會是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