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妹妹年齡相差算大, 至少她的年紀仍是聖誕節前的數字, 擁有一副令人羨慕的瓜子臉, 配一對迷人大眼睛, 自小她就是家中的寵兒. 我的爺爺曾經說過她長大了要去選香港小姐. 時至今天她還沒有這樣做, 原因是, 我想憑她的美貌和智慧根本就不應該去參選, 她可以做的事還多哩!

自小人們就不相信我們是親姊妹, 因為我們長得太不相似了. 和她出街每次也被問我們是否朋友? 同學? 沒有人想過我們是姊妹. 有見及此, 現在每次介紹她給新朋友認識時, 我總會在別人眼睛瞪得大大嘴巴張得大大還未來得及說話的時候澄清我們是出自同一對父母的.

小時候我們的感情是時好時壞. 好的時候會一起玩Barbie, 我會替她扎上小孖辮, 拉著她小手送她到幼稚園; 壞的時候我們可以吵得很兇, 當然每次媽媽會埋怨是我不懂事不遷就她.

她入讀我的中學時我已經離開, 她也”順理成章”的繼承了我那穿了五年的校服.那時候我仍有些朋友留在學校, 朋友和老師將她標籤為某某人的妹妹. 五年後, 我陪她回學校拿取會考成績, 我被稱為某某人的姐姐. 5A3B的成績, 以六科升學要求來計, 29/30, 是幾乎爆燈的績分, 更不用說, 她是文科生.

她埋首苦讀的時候我四出去玩, 她放學即時回家我即人影也不見. 當然, 我媽媽對她的訓言由小時候的: “向她學習.”變成 “千萬不要向她學習.” 她要是做了甚麼事, 好與壞,媽媽會想都是我立的榜樣. 其實, 這怎麼可能? 我們是來自同一對父母的, 根本早就在血脈裡流動.

一天妹妹長大了, 也長高了,她再也穿不下我的舊校服,她變得愛打扮愛出街, 她甚至質疑的問我: ”姐, 為甚麼你現在都不打扮了?” 我們的角色仿佛倒轉, 現在的我會向她請教扮靚心得, 從她那裡得知哪個哪個牌子的化妝品好用, 如何妥善的用. 我失落的時候她會來用富邏輯和說服力的言詞來開解, 現在心情壞的時候我會找她吐苦水, 又會盼望她來探我們時做我的最佳購物拍擋.

她在這裡讀書的時候我們雖然住得不遠, 但很少見面, 現在想來也遺憾. 很希望她會早日回來. 上星期她說9月會和媽媽來看我們, 當然主要是來看5mm, 我真的高興得連胃痛也忘了, 有那麼的一刻開心得語無倫次.

說起媽媽來訪, 這麼多年她也沒有來過美國, 原因是嫌簽證麻煩. 她總是說, 世界這麼大, 哪裡也可以去, 為甚麼偏偏要挑美國, 又有地震又有恐怖襲擊, 還要煩簽證. 事實如此, 香港人基本上去哪裡也不成問題, 不用簽證, 即使要也很簡單象徵式的提供些文件. 唯獨是美國簽證難, 又要預約又要面試. 幸好我有一位能幹的妹妹, 替媽媽做了所有的準備工作, 順利拿到簽證.

我很幸運, 因為我有一位可愛的妹妹, 她總令我感自豪.

有兄弟姊妹真是很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