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是蒙恩的, 雖然女人的弱點多的是: 事業, 愛情, 樣貌, 身材, 甚至a bad hair day, 都可以令女人悶悶不樂一整天, 說到底, 還是一堆情緒問題.

說我不是迷信的人, 不過對於計劃中, 進行中, 一切現在進行式的事情我會避免少說, 是怕說得多增加壓力, 也會令自己變得不耐煩, 至少我是這樣的. 另一方面, 就是覺得評論未發生的事會帶來jinx (不是說不迷信嗎?). 怎麼說也好, 我很羨慕和佩服能夠暢所欲言的高談闊論理想與計劃的人.

發現最近的話題都和5mm有關, 也許是motherhood nature, 也許我正在成功地加盟師奶一族(最近理的師奶髮型令我更加跨進一大步!), 嘴裡心裡說的想是都是娃娃兒事-_-!!!

過去七八個月內我很少提起5mm, 不是不重視小生命的存在, 而是太重視了, 珍而重之得不能與人分享. 很多人都問為甚麼不開blog 寫寫關於準媽媽的樂事, 就連交剪媽也這樣問. 其實我很想, 只是不知從何落筆, 再說, 更主要是我懶. 我也愛實在, 未到來臨的一刻, 甚至到一根一根的數過寶寶的手指頭, 腳趾頭, 聽過寶寶第一聲哇哇大哭, 親過小臉龐, 還是有點感到不實在.

這些 日子來, 5mm每一個小動作甚至不設防的襲撃, 都帶來無比快樂和安全感, 讓我知道小生命的存在, 漸漸隆起的belly不是因為吃得多而增磅, 而是真的確確切切的, I am cooking a croissant in the oven:)

我以為人生第一次經歷的事, 怎會忘記? This is so real! How can I ever forget?! 事實是, 我真的忘了很多事. 驀然回首, 記起的事潦潦不多, 更甚的是都是不太快樂的事兒.

算是個drama-free pregnancy. 起初時並沒有morning sickness, 行得走得吃得玩得, 蠻自在的. 身體的變化沒有帶來大問題, 直至後期, 當小企鵝變成大鯨魚時, 就連行路睡覺轉身也感不適時, 才開始意識到轉變巨大. 現在的我覺得那挺起的肚子還是蠻可愛的!

終於, 我不介意別人注視我的一雙腿或臉龐, 因為終於可以將天生的小象腿和包包面推卸到5mm身上, 那是寶寶帶來的轉變哦. … (某些時候我還是蠻阿Q的).

其實也沒有甚麼大的身體轉變, 除了一天比一天長大的肚子. 我的面上很幸運的沒有長出豆豆, 反而變得潤滑有光澤, 我並沒有進補, 沒有吃燕窩甚麼的, 極其量只是每天吃一顆醫生開的維生素, 吃大量蔬菜水果和喝超過兩公升清水. 每星期保持到健身房或游泳池(後期)兩三次, 忙的日子也堅持每天走路30分鐘. 我也幸運的沒有stretch mark, 朋友介紹Lierac Paris Phytolastil Gel, 交剪給我從Galeries Lafayette 買的. 聽說Clarins也有同樣產品, 沒有用過不知後果如何. 另外我也發現有些民間傳說是真的存在的, 雖然欠缺科學根據. 原來從觀察媽媽肚子的形狀可以推測懷的是王子(尖) 還是公主(橫). 這段日子也聽過來自世界各地的路人給的推測, 和醫生說的吻合哩!

我是蒙恩的, 整過過程也是. 從懷孕到現在, 我不斷提醒自己要感恩. 這是神賜的珍貴禮物. 懷孕初期, 我還在四處面試為報讀學校奔波, 雖然所報的都是南加州一帶的大學(CIT, UCLA, UCSD), 離家不遠, 路程不算勞碌. 那時5mm還細小, 不見肚, 也不造成任何不便, 我甚至並不感到有甚麼轉變. 就這樣, 面試都順利通過, 最後選擇留在CIT, 也是神的安排, 因為祂知道現在的我少變化就是最好的變化. 至於寶寶的預產期更是祂精心的安排, 出生後我還有一段時間休息, 剛好趕在十月份開學時恢復體力, 可以再返校園. 如此精密細心的安排, 我怎能不是蒙恩的?

另一件事是神透過做媽媽的過程讓我重新看我和媽子的關係, 一向我都是反叛的, 直到現在, 才嚇然發現做媽媽真的不容易. 我的媽子我的嫲嫲外婆交剪媽等, 她們真的很偉大. 5mm令我和我媽子的關係拉近, 這麼多年來我跑得離媽子遠遠的, 直到現在才明白跑得多遠, 她仍是最親密最不可缺少的人.

我享受朋友驚喜的哇哇大叫congratulations, 我也享受朋友的關懷和隨之帶來的特別待遇, 我甚至常常打趣的說希望天天也是懷孕天, 去享受這種尊有特權:)

可是我不得不說我並不享受別人詢問關於照顧5mm的事, 有些人更不屑grandparents來的時間短暫. 很多人假設的認為找祖父母來照顧寶寶是天然的事, 尢其是亞洲人. 當然, 我認為很多祖父母是巴不得有這種福氣. 然而, 也有祖父母不能抽身工作, 那不代表他們不愛寶寶. 我的媽子放下工作尊程到領事管辦簽證, 搭十多小時飛機來看5mm, 雖然她只來很短的時間. 她甚至已經讓妹妹三月來時帶了很多嬰兒裝, 她是巴不得現在就捧著5mm來寵. 交剪爸媽從一聽見5mm的消息就已經訂下日子飛來看我們. 交剪爸已決定提早退休好讓他有多些時間來和5mm相處. 這, 能說他們不愛不重視5mm嗎?

每個人的處境不同, 我們也明白要量入為出, 不能充胖子. 有一段時間的確為了照顧5mm的安排而氣餒. 可以的話我們會選擇留在家中照顧孩子, 哪兒有比自己對孩子更溫柔的手? 可是我要上學, 交剪是家中的breadwinner, 不能不上班. 我們也想過請個nanny或au pair留在家中照顧寶寶, 可是我們沒有足夠地方容納多一個人, au pair是要和我們一住在一起的, 再說價錢也比一般Day Care Center昂貴. 思前想後, 我們只好送寶寶到Day Care Center. 哪有父母不愛惜自己的小王子小公主的? 這也是我們可以負擔而又能給予的最好的照顧. 神讓我們找到一間信譽佳的Day Care Center, 事實上CIT很多媽媽們包括教授研究員和學生都送她們的寶寶到那裡, 至今差不多二十年了, 是已經建立了良好的關係和信譽. 這無疑為我們增添信心.

另一件令人不爽的事是和醫保公司的交涉. 有段時間每星期花個多小時和他們的客戶服務員了解情況和商協, 投訴也不至一次, 被氣得掉眼淚也不下數次. 幾翻交涉最後事情得到解決. 懷孕的女人情感特別豐富, 這話一點也不假. 那是整個過程中的dark age, 碰巧那段日子交剪又逼不得已要常常出差, 幸好身邊有一班好朋友陪伴左右, 即使遠在他方的朋友們(SFT等人請對號入座)也在網絡上耐心聆聽, 給予支持, 要不我定會悶出個產前抑鬱症來.

到了33週左右便和醫生討論birthday plan. Natural, epidural, cesarean section (無錯, 我是按個人prefrence排序)都討論了, 我是想natural 的, 也就是drug free, 既然有幸可以有如此經歷, 那就要體驗每一個細節. 可我也不是一意孤行的, 當然視情況而定, 見機行事, 假如有需要便使用epidural, 甚至cesarean section, 一切以安全為上策.

近來為了坐月子的事煩惱. 我以為5mm出世了一切就繞著小生命轉, 萬萬也想不到自己的體力也成為焦點. 大抵中國人比較懂養生, 而女人更是母憑子貴, 生了孩子就要得到優良對待. 傳統上 很多女人也許只有出嫁和坐月子的時候最被人呵護吧. 我想, 女人本來就是值得細心呵護和尊敬的生物, 任何時空任何情況也是.

交剪和我都認為往後要上班上學, 很想趁現在和5mm有多一些bonding time, 我們滿懷信心的認為在交剪爸媽和我媽子未到前我們可以自己照顧5mm, 而這也是5mm最早期, 我們怎可以錯過? 加上好朋友都紛紛表示會輪流送上愛心便當. 一切仿佛安排周全. 可是聽了很多人的意見和經驗之談, 我有點擔心. 交剪只有一雙手, 一對足, 照顧初生嬰兒已經不易, 更不用說我們都是新丁. 又萬一我需要c-section的話情況就更加複雜. 所以… 我們重新考慮聘請助手的事.

我們只想有多一雙手幫忙照顧孩子和打掃家居, 更重要的是膳食問題, 吃不好的話我絕對會抑鬱的, 一向如此. 我並不需要甚麼十全大補計劃, 健康的飲食和足夠的睡眠就夠了, 然而我相信我的要求比天天吃燕窩補品還要奢侈, 特別是睡眠. 想了又想, 我們打算先見見幾個陪月助手, 以便不時之需.

我是蒙恩的, 神一直對我加倍呵護, 帶我走過那麼多考驗, 這次也不例外, 我相信, 事情要水到渠成的. 每當這樣想, 我就不再心煩了.

因為我是蒙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