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 — Welcome, my precious!

“Nathan. Nathan? Nathan?!”

診所裡的護士叫了幾遍我才從如夢中醒來, 連忙上前直認:”Yes, I am his mom.” 引來候診室裡各媽媽們的注目. 見我一身印度西施般的打扮, 大熱天時穿了裙子卻又穿外套, 又穿legging, 舉止斯文(其實是體力所限), 語氣溫柔(實在是有氣無力, 也不過是從停車場走過來的一段小路程), 背著個填得滿滿的diaper bag(有如需要帶diaper bag嗎 也不過是離家10分鐘路程), 還有腹前那個洩了氣的小皮球, 一看就知是新丁媽咪. 可是我的身邊又沒有寶寶, 古古怪怪的, 也不知是不是那個瘋婆子攪錯了誤闖進兒科診所. (交剪和Nate在車內等著, 因為候診室裡人多, 而且來的大多是病人, 不想他在那兒久待,到護士叫名時我才通知他們到來.)

做了媽媽快三星期了, 還在一天天的適應這個媽媽的角色. 家裡人打電話來稱呼就是:”感覺如何呀, 人哋阿媽?” 我總要頓一頓氣才反應過來.

星期五到兒科醫生那裡做兩星期檢查, Nate比出醫時大約重了兩磅, 現在有8磅1安士, 身高不知道, 護士沒有量度. 醫生說他一切正常, 還誇獎我這個新丁媽媽做得出色 :p

Day 6 — 回家的那一天

img_0485-1.jpg

星期六我們就出去遊玩了. 事原不是因為貪玩, 而是家裡太熱了, 攝氏42度高溫, 開了空調仍是悶熱. 去了交剪爸媽在海邊的住所避暑. 由於天熱, 海風也不大, 我是有備而來, 將自己裹得像個中東女人, 除了眼耳口鼻見天之外, 全身也是高度武裝. 路人見了也許要取笑幾遍, 人家穿bikini, 我卻唱反調.

這近三週以來過著不分晝夜的日子, 每三小時換一次(有時兩次)尿片, 喂食一次, 每次一小時, 待得他睡著了, 我才去休息, 可是不出兩小時又來一次循環, 日夜如是, 真的很累人啊! 幸好他是個乖寶寶, 除了肚餓時哭幾聲外, 一般時候都是乖乖的睡覺, 要不就很好奇的四處張望, 視察周圍環境. 每帶他到新的房間他就滾動眼珠兒東張西望, 也不知小腦袋裡想的是甚麼. 吃飽了他會很滿足的微笑, 我會唱歌給他解悶, 有時他也會”yiyiyaya”的和應, 很有趣. 他有很多古怪可愛的表情, 絕對融化任何的疲勞.

Day 8 — 聽媽媽的歌聲笑著入夢

img_0496-1.jpg

Day 11 — I might be little but I think big!

img_0527-1.jpg

Nate’s parents

img_0551-1.jpg

Nate’s mom

img_0561-1.jpg

來個 close up

img_0562-1.jpg

Day 17 — 我像誰多一點? 還是50% Mommy 50% Daddy?

img_0564-1.jpg

我是我

聽說”有子萬事足”, 偏偏睡眠就是第一萬零一事, 怎麼拉拉扯扯補補貼貼仍是不足夠. 雖然睡不夠, 吃還是吃得足的. 送飯來的Iliki煮得一手好菜, 每天清早準時八點半送到, 不只是飯菜, 還有她的活力和朝氣. 她總令人感到快樂. 我只見過她一次, 是面試的時候, 感覺很舒服, 及後她每朝到來, 我雖然沒有見她, 但從樓上睡房也聽到她的聲音, 多少也感染到她的活力. 她做的菜有印尼式(她是印尼人), 東南亞式 , 中式, 西式, 都很美味. 菜式的配搭不同, 一週內從不重復. 我很慶幸找到她幫忙.

交剪爸媽每天都來看我們, 只要看到Nate仿佛那2小時的烈日下的車程和疲勞都等於零. 每次等吃完奶他祖父母總是搶著要抱他burp他, 一抱就是近一小時. 交剪媽更又打掃又做菜的. 前天40C高溫下她還執意要給我整理花園, 看她忙得滿頭大汗, 我真的很內疚. 再看看那位臨時請回來的保母, 她的工作是幫忙照顧寶寶和做簡單清潔. 這個面試時已說好了, 我甚至將其連同她的薪酬記下讓她和我存根. 第一天來時她很主動, 見我喂了寶寶後他只是乖乖的睡去, 沒有甚麼要幫忙的, 她主動拿出吸塵器吸塵(當寶寶進食時), 又打掃了廚房. 其實沒有甚麼要做的, Hilda每次也徹底清潔, 只是清洗奶瓶以及他的衣服(放進洗衣機及拿出來乾衣), 廚房(碗碟放進洗碗碟機)和洗手間要每天打掃和清理垃圾, , 特別是現在有了他的尿片. 第一天她做得不錯. 第二天我叫她下午才過來, 我要她清潔了廚房地下, 在我小休時幫我看管Nate兩小時, 整個下午她就是看書和朋友傾電話. 這個我不怪她, 因為實在沒有甚麼事要做. 到了第三天, 她走的時候廚房是亂成一片, 垃圾堆了一大堆, 就連奶瓶剛洗好卻沒有消毒(她建議她來每天消毒), 她走時我在樓上並不知情, 臨走時她跟我說我做得很好, 寶寶真幸運有個好媽媽. 後來我致電叫她不用再來了. 因為如她所說自問我應付得來. 事實是我已經刊登廣告另覓他人. 我們需要一個盡職可靠的保母, 並不只是現在, 而是將來有需要時也可以讓她暫時(特別情況下)照顧Nate. 加上現在的我仍在康復中, 有很多事仍是有心無力, 不得不要假手於人.

說我是個好媽媽實在不敢當, 要學的事有很多, 我只是盡力而為. 可憐天下父母心, 有哪 一對父母不為子女好? 剛從醫院回來的時候將他裹得像個五月粽子, 因為在醫院時護士是這樣做的, 聽說初生嬰兒喜歡被裹得緊緊的, 就如仍在媽媽的肚子裡一樣. 可是我們忘了家裡並非24小時開空調, 氣溫不像醫院冷, 加上大熱天時, 不出兩天他就長出一片片的rash, 看得我那個心痛內疚, 連忙給他換上鬆身的睡衣和不再蓋blanket, 幸好小寶寶生長快速, 很快就恢復光滑滑的肌膚. 又有一次, 因為吃了Ju帶來的韓國人參雞湯, 朋友是一翻好意給我進補, 韓國菜一向是我的至愛, 歡歡喜喜的吃了, 可惜第二天母子也感不適, 我是真的虛不受補, 而Nate更因此有了diaper rash (a real pain in the rear!) 紅紅的兩大片, 每次換片他也哭得刺耳的利害, 哭得我心也碎掉, 自己又身體不適, 那幾天就有勞交剪媽照顧他. 唉, 不得不說做媽真難, 從今以後吃甚麼也不只是滿足自己的味蕾, 還要顧及寶寶的健康.

Ju維持每星期至少來看我們一次, 每次也帶來一袋二袋的食物糧餉, 都是合我胃口的. 我真的很感恩遇上這樣的朋友. 我是很幸福的, 走到那兒也碰上愛惜我的人, 在學校, 在工作, 我也有朋友的呵護. 在CIT的三年裡, 我遇上的好朋友很多, 第一位是加菲. 初移居到來, 能在他鄉遇老香實在是萬幸, 沒有他, 剛開始的那段路不會那麼平坦. 後來加菲到Irvine讀博士, 我們很少見面, 甚至很少聊天, 大家也忙, 不過卻沒有就此忘記彼此. 我在醫院的時候他專程來看我, 還帶了火腿通粉給我解饞. 可惜我那時身子虛弱, 胃口不大, 吃著龍肉也不是味兒, 所以, 那碗火腿通粉我並沒法完成. 出院了在家休養, 加菲特地週日來訪, 並帶來他媽媽煮的麻油雞, 這份心意真的無以為報. 加菲常常提起他媽媽, 知道她是位十分出色的媽咪, 對孩子對家庭照顧無微不至, 想也想不到她會如此愛屋及烏, 連兒子的朋友也兼顧起來, 即使和我素未謀面. 原來媽媽的偉大其領域是無疆界的.

媽媽這個職位不易做, 這一課真的要好好的上, 好好的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