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5:00, 起床, 換片, 喂奶, burp, 等他入睡, 雙眼不停的瞄視時鐘, 一分一秒的的的嗒嗒.

時間啊, 不要跑得那麼快, 我要追不上了………

這一天, 每一分每一秒也過得快.

為了他的尿片玩具, 為了可以繼續用Laura Mercier, Shu Emura 畫皮, 拚了! 連那丁點的助教津貼也不要放過. 所以, 今天堅持要上助教訓練班.

禮堂很小, 勉強擠下250+人, 遲進場的人只好坐樓梯. 主持人甚至勸籲現職助教離場, 又新助教要是感到身體不適或任何”合理”原因需要提早離場的請自便, 日後到有關部門拿來錄影帶觀看便可.

原來, 繁華太平盛世裡等錢洗的人不只我一個!

雖然說是”拿了牌”可以早走, 還是留下來, 看看我的新同學.

唉……不禁慨嘆上天是公平的, 美麗與智慧仿佛不是要好的一對, 偶爾能夠走在一起是難能可貴. 滿室的男生(女生忘了看), 稱得上好看的不多, 好看而不nerdy 的更是萬中無一. 坐我左邊的男生在一本正經的看文獻, 隔兩個位子的那位在筆記簿上花花的畫著物理圖案, 旁邊還有一大堆只有他自己看得懂的程式. 右邊的男生並不比他們好, 他正努力的將主持人的自我介紹演講一字不漏的記下.

Q&A部分, 有人問: “Would students expect TAs more than teachers?”

台下嘩然大笑, 台上啞口無言.

又有人問:”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 校園裡 多男追一女是否很常見?”

口齒伶俐的美女主持人笑得答不上話來.

原來, 大家當務之急要研究的是男女平衡之課.

突然醒悟在我們的圈子內, 一向也是男多女少. 昨天和妹子說起, 好像二十二歲前未長智慧的我幾乎所有BFF都是男生. 現在像CIT這樣的科技學校更甚, 偶爾出現一位兩位小美女便哄動全城.

想起剛才在外面等入場時旁邊那幾位男生的眼神一直在愚的身邊打轉. um… 久居沙漠, 當心海市蜃樓.

午飯時候未到便飛奔回家向小魔怪報到. 為方便下午外出, 將車泊在路邊, 有一輛車子經過,司機向我微笑, 我也禮物的報以微笑. 車子停下來.

司機:”Excuse me, can I ask you a question?”

我想, 大概是迷路的過客.

我:”Yes.”

司機:””Could you tell me where did you get that wonderful smile?”

我笑笑說:”My parents gave it to me.”

司機問我可否留下他的電話, 對於這類要求, 年輕時的我會答應, 反正電話拿了轉身隨手掉進垃圾桶, 現在就連伸手接紙條也感費勁.

“我剛滿6星期的兒子正在家等我. 祝星期三快樂. ”

下午帶了家人外出購得. 累得不得了.

晚上收到學校消息, 10月份的retreat由於我是新生, 而且Nate還是新生嬰孩, 需要同行, 學校決定破例轄免交剪的食宿費($315), 也就是說10月底我們可以一家人住進Santa Barbara的4星級酒店渡週末, 免費:) Brav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