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媽子, 人稱三嫂。顧名思意, 我的爸爸在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三。 

我的爸媽各有八兄弟姊妹,嫲嫲和外婆都是強女人。八個小魔怪整天四處跑四圍跳仍然駕輕就熟,相夫教子。尤其現在我也為人母,更加懂得欣賞她們的好。只有一個小孩已經把我弄得團團轉。想起她們只有仰慕。

她們都是成功的媽媽。因為她們都先榮登好媽媽的寶座,再接受嫲嫲外婆的冠冕。

三嫂是一名敦厚樸實的女人。快奔六張仍然保持少女的天真,在香港這樣一個拜金社會住了大半世仍然保持鄉間婦女的單純。尊師重道敬老扶幼是她的本能。陌生人大概想像不到這位樸素的女人養育了喜歡Miss SixtyPrada愛畫皮享受pole dancing的女兒和玩滑板打band酷愛heavy metal的兒子。事實是,她都擁有了,而且大部分的時間是一手一腳的帶孩子。

記憶中她從來沒有抱怨帶孩子辛苦。她或許有其他的不滿意不順心,然而帶孩子的苦對她來說卻是樂。這就是母愛吧。單純夠直接恰到好處。

自幼我和媽子的關係疏遠,看著她抱著弟弟到香港與家人團聚,憤怒傷心不解的同時又明白這是時勢所逼,別無他選。多年來我一直跑得遠遠的,幾千哩路的距離沒有令矛盾減少;幾千美元的心理輔導沒法彌補心靈缺口。

三嫂其實不但是個好媽媽,也是位好媳婦,更不用說是位好老婆。

她常常說嫲嫲很愛惜她。還在鄉間的日子,住在香港的嫲嫲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約三嫂到廣州會面。每次也是一大堆一大堆的衣服和一大袋一大袋的補品,她一個人帶不了那麼多東西便找來小叔和小姑姑幫忙。嫲嫲甚至怕三嫂不懂如何煮補品而且又急不及待的讓媽子品嘗,她會在家煮好了帶到深圳廣州,別的不說,就是這份心意足以令媽子受寵若驚的。時至今天每次提起嫲嫲她總會說嫲嫲很愛鍚她。

九七年嫲嫲過身,九八年爸爸也隨著走了。我還記得大姑姑和我把肩坐在瑪麗醫院的走廊長椅上,在香港殯儀館地下大廳那個爺爺和嫲嫲舉行喪禮的大堂裡,在送爸爸的遺體回鄉安葬的路上,我的大姑姑一直跟我說:爸爸走了,可是他留下了我們姐弟仨,是給媽子最珍貴的禮物。爸爸現在去另一個世界和爺爺嫲嫲一起,他會照顧兩老。在我們的世界裡,他娶了個好老婆,真心真意的服侍兩老十多年。她打從心底裡感激。

這是我的大姑姑告訴我的,我一直記住。

盛年喪夫,那時候的三嫂也不過四十有多,還是年輕。她大可以找個男人另嫁,過她的優閑家庭主婦生活。但是她沒有,四張多了才開始出外打工供養子女。那年年長的我剛進大一,年幼的妹子仍在初中。

爸爸臨終那一天,九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是個陽光普照的清晨。媽子在和大姑姑在醫院陪了他一晚,都累透了。我剛到醫院,大姑姑著媽子回家休息,由我和大姑姑接班。媽子回家不久,爸爸的心電率開始減慢,我握著他一向強壯如今卻是軟弱的手只懂掉眼涙,大姑姑催促我致電媽子,叫她帶弟妹趕來。我哭著說太遲啦,他們趕不上的。但是我仍然依照大姑姑的吩咐,由小到大我從沒有違反大姑姑的。

心電圖漸漸由典線變成直線,我的眼睛漸漸由模糊變清晰,涙都快流乾了,聲音也沙啞了。媽子他們還沒有到,我只好不斷在爸爸耳邊說話,說他愛的人正在趕路,叫他撐著。

他在等,用盡最後一分力掙扎著等,等他愛的女人跟他來說再見。

她捉著他的手在耳邊輕輕的喚他的名字,弟妹也叫了聲爸爸。

黑底螢光幕上的緑色直線靜止不動,一切一瞬間寂靜。

媽子沒有像電影中的女主角那樣的哭個死去活來,甚至後來辦理喪事和在靈堂上,她也沒有豪哭。不懂事的我曾經以為她不在乎,她不傷心。

其實她比誰都更在乎,其實她比誰都更傷心。

只是人已去了,還可以怎樣?刻下一個女人三個孩子,要是她不堅強,還有誰來替她撐著?

這些以前我不懂。

夜蘭人靜的時候她偷偷的哭,悄悄的不讓任何人知道。我們知道因為她左眼哭得視線模糊,肌肉抽縮,引致左邊咀角永久向上翹。

媽子和爸爸聚少離多,可是他們很愛對方。小時候在抽屜裡找到一張爸爸寫給媽子的字條,裡面說: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媽子抱起彌敦道珍而重之的說:要是你爸爸能夠多留幾年多好?他可以見見小孫兒。

媽子雖然思想傳統,她還是蠻開通的。交剪第一次來探我時,身上最值錢的是那部舊電結他。言語不通, 她仍然盛情招待。那有媽媽讓女兒跟一個陌生人到一個陌生的國家生活? 她讓我走自己的路,因為她愛我,我的快樂就是她的快樂。

這些以前我不懂。

夜深,媽子抱著熟睡中的彌敦道捨不得放下,捨不得去睡。輕輕的撫摸小魔怪只有稀疏頭髮的頭皮。 曾經在我病倒時媽子也坐在床邊給我抹汗理頭髮。我不羨慕彌敦道,他擁有的,我二十多年前已經擁有。

媽子愛彌敦道,媽子更愛我。

每次通電話,收線前她總是再三再四的叮囑我要吃好休息好。

見我被小魔怪弄得團團轉,措手無策。她說:你這樣不行,要把你累壞的。

是的,做好媽媽不用拿PhD,不用進最高等學府。一切源於天職,源於愛。

媽子滲透了,她是好媽媽,好媳婦,好老婆,好婆婆。

我只有慢慢的一點一滴用心的學,做個好媽媽,做個pre-qualified grand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