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千零七年的最後一天,我去赴會。

前一天交剪說要送彌敦道到babysitter那裡,他要帶我到一個特別的地方。

我想:去那呢?

木頭木腦的他突然學人浪漫起來,真教人摸不著頭腦。

那天他又破天荒的一早梳洗好催促我出門,說甚麼不要遲到云云。

出門了,有點太陽從西邊升起之感。

我:我們這是約會嗎?

他:是。

我:噢!我還是覺得不自然,拋下心愛的男孩跟第二個男人約會了。

他:現在別說他,現在只有我和你。

我:“Okay!”

三十秒後。。。。

我:不知道他在做甚麼?我想他啦!

他:。。。。。。。

車子從Huntington Dr. 右轉駛進一條小路,我在猜度大鼻子哥哥到底要帶我到那兒去。

這是學校附近的高尚住宅區,住的大都是old money people,平常沒事我這等窮學生是不會到那裡儋仰的。

車駛進一幢美倫美奐的building, 平時經過時也有留意,就是不知其盧山真面目。有個門牌: 

The Ritz-Carlton Huntington Hotel & Spa

 img_0991-1.jpg

img_0982-1.jpg 

 img_0981-1.jpg

 噢。。。原來我們去酒店約會。

聽說酒店快要易主,是給一個香港酒店集團買下了。這個與我無關,我在乎的只是那杯chamomile tea和腳下的San Gabriel Valley風景,還有與大鼻子哥哥one on one 的稀有時光。

img_0975-1.jpg  

img_0973-1.jpg

 請見諒,每天不出6小時broken sleep的我們,只有這副德相。。。

有一個小插典,景色是南加州,服務是巴黎風。我們點的飲料等了個多小時才到,小吃更要等到日落西山才來。經理也覺不好意思,將食物和飲品也免費贈送。

 img_0986-1.jpg img_0988-1.jpg

 img_0983-1.jpg

噢!我們開運了。

回家路上,鄰居來電邀請我們到她家晚餐一起倒數過新年。

噢!我們行運了。

這是我們的2007最後一天。我們約會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