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間餐廳,我在三小時內出現兩次。侍應的當然認得我。無他的,這間日式餐廳,我幾乎每星期現身一兩次,不認得就怪。

今天是這樣的,剛剛和朋友吃過午飯,一個人跑到Cafe要了杯熱巧克力,難得氣溫降至10度,抱著熱呼呼的巧克力就是幸福。(未有小魔怪前我是不愛巧克力的,如今都被征服了。) 

友人來電問是否有空一起午飯,可是我吃過了,不過他嘛,可以陪吃的。本以為他會在校園裡隨便解決,誰知他說想出外吃。

稀有哦,定有內情。

我忍,等他解話。

如我所料,一坐下他說:“I have a crush on my roommate.”

直接了當,絕無遮掩。

我:“Does he know about it? Is he single?” 

友人:“No. And no he has a girlfriend.”

我:“Tough uh.”

談著說著,電視銀幕播出斷背山男主角(懷疑)服藥自殺。。。妖。

後來我們比拼手掌上乾燥的裂紋,後來他突然的問:“妳真的吃下了?” 

無錯這是我在3小時內的第二份午餐,我吃清了!

友人走了,我突然有覺悟,明白他要找我訴心聲的原因。

非常的簡單,我是兄弟也是姐妹囉!

那裡有女生的雙手乾燥的有裂紋又會和男生笑著比較?那裡有女生在男生面前狂吃海喝?

二十多年來的迷解開了:為甚麼我的身邊有這麼多男友人。妖。

可是剛和我吃飯的朋友又說要不是我已為人婦,我的市場也蠻大的?! 

明天要纏著她來問個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