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累,不過還是想寫些甚麼,坐在電腦前又想不到甚麼。。。
很累很累,不過還是想寫寫甚麼,因為今天很特別。
2月29日,四年逄一閨,四年才一個leap year。感覺就是很特別。如果在這一天出生,那麼不就是四年才長一歲?那又不就是四年才吹一次蠟燭吃一次生日蛋糕收一次禮物?
我想起鄧蓮如,她是這一天出生的。她從政時的功績好壞我不知,只記得她成了女男爵。我想她應該說得一口字正腔圓流利的英式英語。她沒有陳方安生的招牌笑容,但是有一樣的貴氣,(不是人人帶上黑珍珠耳環Hermes Cartier就顯貴氣的,貴氣這東西攪不好會落得俗氣。)印像中她就是很特別,也莫白其妙的對她印像深刻。至少,今天我想起她。假如她知道這世上有位素未謀面的陌生人想起她的生日,也許要高興萬分(?)。
說起陌生人的關心,網絡上初結交時也是素未謀面的陌生人,然後熟落,然後成朋友。謝謝各位朋友來看我。(我很抗拒網友之稱,難道網上認識的就不算是朋友?要不朋友和網友又有何分別?又何需另外稱呼?費解。)即使不留言,每天想起而又來看我的這份心意怎不令人感激?想想也有虛榮感。
嘩,扯遠了。。。越寫越離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