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了越明白很多傳統中國思想,又或應該說是處事態度。
相見如賓,一直也不太懂其箇中道理。
交剪上星期突然趕回法國,事出必有因,就是因為他的婆婆過身了。所以,雖然十萬個不想留下老婆和幼兒隻身回家,還是要回去的,那是他最愛的婆婆。
彌敦道和我之所以未能一起前往funeral,完全是我的護照誤事,無錯,自去年十月至今,我仍然在等待renew我的特區護照,這本護照一定是非常特別的!
婆婆享年94歲零6個月,活了差不多一世紀,經歷兩次世界大戰。婆婆畢生和時裝結下良緣,曾是畫家和布料設計師的她,葬禮剛好落在巴黎時裝週,為她精彩的人生劃上stylish休止符。 
我和婆婆見過三次面,由於我不懂法文,每次也只是禮貌的打過招呼就算,也沒有機會談話。不過,她老人家一雙清澈的大眼睛卻從沒有離開我的身影。第一次見面時她在French Alps渡假,那裡是她出生的地方。時間緊迫,我們只有匆匆的來匆匆的走,吃過午飯便道別趕回巴黎,第二天的飛機回LA。後來聽交剪媽說,我們走了不久,婆婆跟她說:“交剪的老婆人很nice。”
印像中的婆婆,90高齡可是皮膚仍然是光滑幼嫩,這從交剪和交剪媽身上也可以見到。聽說她的秘訣是每天吃蕃茄和喝一杯紅酒! 不難想像她年輕時是如何的傾國傾城,即使到了老年,成了外婆,60出頭的她仍然有一位比她年輕10年的日本商人拜倒裙下,甘心拋下在日本的一切到法國和她相廝守。她說他是她的Love of my life。
有多少人可以找到生命中的真愛?
婆婆年輕時白手成家,成立自己品牌的布料設計,經常到日本出差,小時候的交剪也常常跟著她到日本渡假,住在京都,有時更是一個月之久,交剪媽便安排他到當地的國際學校上學。(他的初戀情人是位住在瑞士的日本女孩,他們在日本認識的。這。。。。就是他後來患上yellow fever的伏線。。。)
交剪媽是獨女,和婆婆感情深厚,這些年來見她盡心盡力的照顧她的媽媽,百分百的孝感動天。我可以非常肯定的說,天下間沒有多少人比她更有孝心。
交剪和婆婆的感情也很深厚,今天所寫的都是他(維園亞伯話當年時)告知我的。我更明白失去至親的痛楚。故此,雖然我有百萬個不願意讓交剪出門留下我和小魔怪,還是支持他回家。另一方面,也為自己不能同行感無奈。交剪回來了,想不到他給我帶來一封信,是交剪媽給我的。內容大致是多謝我讓交剪回法國,他的出席對她很重要。 雖然是聊聊數行字,我卻感動流淚。
交剪媽和我的婆媳關係不錯,(當然可以說我們不是住在一起少了磨擦),週末也會和我聊電話,特別是現在有了彌敦道,話題自然是圍著他來說,沒完沒了的。
很多時候我們都將事情當成“老奉”(take it granted),忘了站在別人的角度去看去想,也忽略了別人的感受。原來即使是簡單的一聲多謝可以令人感動不已。
相見如賓,或者就是如此。不論是多親蜜的人也好,別忘了待人如客,而不是一聲“自己人”“一家人”而將所有事情當成理所當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