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星期Spring Break, 還好,可以抖抖氣,要不我這spring很快就break。

其實也沒有放假,壓大也一樣的大,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要寫paper,這個月底一定要攪妥,往後最好互不相幹。

很不想很不想去寫,很想很想放棄,寫paper本來就是很難的事,加上不情願,大腦栓塞,望著一堆辛辛苦苦整理好的data發呆,感覺就像剛從堆田區拾回不小心遺棄的東東,累。

只有盼寫好了就有好日子過,至少可以高枕無憂,各行各路。

SF告知正打算暑假去倫敦,假如我們的巴黎行成事的話,說不定可以見見面,一起遊逛。夏天請快來。

今年雨多,沙漠中的poppy該開得燦爛,賞花季節剛剛開始,盼著找個良(週 )日和友人再次結伴賞花去。

週六晚和身在加拿大的Carrie煲電話粥,>一小時,破紀錄,很久沒有和她通話了, 依然動聽的熟悉的聲音,聽得我那個心安靈靜。親愛的,謝謝妳的來電,那天晚上掛了電話,突然有種沖動,想買張機票飛到多倫多再找間茶餐廳邊吃早餐A邊天南地北的糊扯個痛快。要是現在不可能成事就盼望很快可以,又或者我們認該約個時間,不如明天夏天相會在香港,到時應妳所說:拖男帶女的相聚囉。。。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