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個月零1星期,彌敦道的霸業與日俱增。

星期五是交剪生日,前一晚彌敦道突然不斷的說dadad dadad,在他的定議這也許是抱抱餓餓濕濕。。。。在我們的定議卻是如此重要,他會叫daddy 啦,非常一廂情願的說。

本來還把交剪哄得高高興興的,幾小時後卻來個180度大轉變。從晚上11:30到天亮,就是不停的哭鬧,那個天搖地動,任由怎麼安慰也無用,只有喂他才稍為安靜下來,可是又要burp, 又是掙扎一輪,又是哭,哭得累了又睡不著,又哭,好不容易睡著了,30分鐘後又醒來,如此這般的循環又循環。他累我們也累。

早上八時,決定開車帶他四處走走,經驗所得,每次車行他就睡著。一夜沒睡的我戴上墨鏡,沿著Foothill Boulevard一直向東行,清早的陽光已經十分耀眼,還好,這樣我不會睡著。車中播著古典音樂,我家小魔怪是個怪人,只要是音樂他就喜歡,rock n roll,classical, pop rock。。。起初他仍是eearar的,沒多久就睡著了。上午九時,準時到達nanny家,交代情況後就回家,帶病在身的交剪也已經呼呼熟睡,我也趁機小睡。

下午五時致電nanny詢問情況,驚聞他發燒了!Nanny用冷毛巾給他降溫,燒是退了可是他整天的sneeze和流鼻水,病了。。。又病了。。。連忙趕去接他回家觀察,必要時帶他去urgent care (學乖了,要不是有即時生命威協的話,ER 比 urgent care等候時間還要長。)

原來安排好晚上和交剪去party慶祝的計劃只好報消。沒辨法,誰叫小魔怪才是主子?

Ju聽說他病了也趕來看看,還帶來藥物和他的新夏裝。這麼小的年紀,我不想太早給他用藥,除非是迫不得已。Ju很明白我的方式,她帶的只是外用的藥,也不過是舒緩鼻塞的嬰兒沐浴露,那天晚上,三個大人,六隻手,服侍一個小魔怪。Nanny說他白天睡不著,想必是很累的,又是earthshaking的哭,又是一翻折騰,最後終於睡了。。。我們只有買外帶sushi做晚餐。

第二天他乖巧得不得了。帶他到Toys R Us買玩具,他乖乖的坐在嬰兒車裡四處張望,彷彿經理在巡視業務似的。下午nanny來電問他的情況,我說他正和交剪一起彈琴!

小魔怪就是霸道,定要人們認請Who’s the boss/Who’s the center of attention。   

Nanny的鄰居每次見他就說:“He’s the boss. He takes over the house whenever he comes in.”

Nanny一見他就說:“Here comes my King.” 

今天交剪發現他出了第一顆牙,雖然還未見其漂亮的小珍珠,觸手還是有點利的。

這陣子的哭鬧不知是不是出牙的原故。。。

Maggie說她家的寶寶每天都有新花樣,我們的也是,每天為著他的轉變而變遷。君臣之別,顯而易見。

唉,為人母親者花十月懷胎等待,用一生去牽腸掛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