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天過得快,可以做的事不多,其實甚麼也可以不做。每天回家吃媽子做的小菜,又或買外賣,熱熱閙閙的簡單的幸福。彌敦道也習慣了人多,不難想像他到香港會是如何的給spoil。

週末去了拉斯維加斯,週六出發週一回來,本以為烈日下開車,又要顧著小魔怪,又是帶著老媽子,三小時多的車程,會很累人。幸好,小魔怪很乖,車子一動就呼呼睡去。老媽子捨不得睡,撐著眼皮看他的一呼一吸,然後是越靠越近,彷彿是吸他呼出的氣,最後是婆孫兩雙雙睡著。這對攪笑的一老一少,連節目之一的沿途欣賞沙漠風光都錯過了。

中途在fashion outlet停下小休,實質是shopping, 這個場比較小,商店不多,隨便走,隨心買,來回停了兩次,結果沒有給自己買甚麼,反而交剪,彌敦道,媽子和家居收獲不少。

路上吃的是junk food, 一直drive through的吃,弟弟和我笑說要是天天這樣的commute,開車吃junk food,不出多久定會變成巨人。

拉斯維加斯沒有甚麼特別,空氣中夾著銅氣,濃濃的撲鼻而來。舉目所見不是穿著輕便的families,就是濃妝艷抹盛裝打扮的party cats。事前和妹子商量很久,拿不定主意住哪間酒店,Paris, Treasure Island, 還是Monte Carlo?最後選了MGM Grand,名副其實的grand, 大得有點讓人討厭。看下去就會明白。

酒店大堂

Front desk

看那時光隧道似的走廊

到步已近黃昏,訂好了三間房間,弟妹各一,媽子彌敦道和我分一房。Front desk竟然給了二間在同一樓層,一間在另一樓層,再壞的是,弟弟和妹子住West Wing, 而弟弟的房間還未ready,要將行李先放在我房內。酒店為表抱歉,送了五人buffet coupon,從front desk到餐廳要經過無邊無際的賭場,在酒店地下一層去那裡也要經過賭場,像個黑洞,定力不夠的就會被吸進去。時已是小魔怪的晚飯和睡覺時間,他大少爺是不會等的。自助餐我就享受不到了,讓弟妹等帶媽子去吃。上樓找房間,那條走廊,長得像條時光隧道,走了半世才到,累死人啦。

零晨三點聽見開鎖聲音,睡夢中以為是弟弟忘了甚麼過來拿回,可是開門聲變成撞門聲,而且越來越不友善,走到防盗孔看,是個醉酒漢,估計是認錯門號了。媽子給嚇醒了,為了不吵醒彌敦道,謱媽子來抱著他,我打電話到front desk, 那邊即時說會派security來。可惜彌敦道還是醒了,哇的哭了,門外卻靜了,可能是被他的哭聲嚇走,又或者自動走了。

零晨四點,門傳來:“Sir, sir, sir, you are sleeping in the hallway. Come on, let’s get you to your room……Sir sir, wake up. Sir….” 原來醉漢在門外passed out, 好心的路人試著叫醒他。可是這樣sir sir sir 的很吵人,彌敦道好不容易睡著,我惱了,起來直接打電話到security,五分鐘後食蕉到來擺平。

整夜折騰,都睡不著了。累的要命,肚子又餓的抓狂,叫了room service,吃飽喝完咖啡梳洗好明鑼明鼓投訴去。

到了front desk,直接表示要見經理,心平氣和一五一十的說,我要求免去一晚房租,經理爽快的答應。大抵這種投訴常見。再說,住客在賭場留下的比房租還要可觀。只是遇上不賭的住客另計,不過這類客人較少吧。

弟妹他們晚上去玩,白天就陪我們,帶著一老一少,天氣又熱,真的走不遠。再說,在這裡除了賭場就是賭場。中午在Paris吃法國餐,媽子很喜歡那裡的佈置,整個商場裝修得像巴黎街頭(乾淨版),餐廳對著Bellagio噴泉,邊吃邊看,算是見試過了。飯後就在酒店區逛,小魔怪不愛熱,一出户外就不高興,只有走馬看花的逛。

全家福一

媽子和我﹣﹣﹣“巴黎街頭”

媽子和弟弟﹣﹣﹣“巴黎街頭”

全家福二

彌敦道,婆婆和舅舅


我和媽子

晚上又是自助餐。整個旅程就是吃吃吃!買買買,累累累,但是很快樂。

What more can one ask f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