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數指頭,Priscilla (Pz) 和我相識快要19年了!天,再過兩年,即使手指頭加上腳趾頭也數不完年數啦!

也許是中文名字近似,而她的名字又和我的大家姐(堂姐)相同,她又是家中的大家姐,很自然的多了幾分親,我也跟她的妹妹們叫她大家姐。

李家三姐妹,大姐和二姐都是我的同學,三妹是我高中校友,從小就和她們混熟,就連小表弟也成朋友。

記得暑假一起去English camp, 記得放假在她家stay over,記得週末一起去南華會游泳,甚至後來Auntie在常平置了一幢洋房,記得我也跟著去渡假。我都厚面皮的將自己當成是她們的一份子啦。大家可算是一直“睇住我大,睇住我壞”。

還記得大學放榜,清晨四五點留言傳呼機(oh, 那個有call機有天地線的年代):“城大收了我,就這樣就一世。” 更加記得要嫁人了,Pz陪著我試婚紗,找禮服,買餅卡,大小事務,有她在旁提點幫忙,彷彿結婚的是我倆。大婚前一天晚上,陪著我的是她。

生命很多的重要時刻,感謝有她見證分享。

零五年,她帶著Auntie和阿姨來探我。那時新生活剛安定下來,對於新環境不熟,有親朋來訪就是最好的機會去四處玩逛。後來,更加想帶她到那裡那裡好玩的地方。一直很想和她開車跨州過省的旅行到處去,可惜未有機會。

前陣子交剪要出差,我和Pz說起想到要和彌敦道母子相依為命(雖然只是短短的一週!)心感淒涼,她說,那讓她過來陪我們,反正她很想見見彌敦道。於是,請假,找機票,想不到還帶了Uncle Auntie過來。紅色制服那公司,有些時候也算是可愛的。

家中地方細,只可以招呼Pz一人,Uncle Auntie就住酒店。週日他們去Las Vegas + Grand Canyon,只有週末一起活動。

清早(彌敦道是最準時的閙鐘)起床,先到Panera吃早餐,再到酒店和Uncle Auntie會合,然後帶彌敦道回家,當日爺爺過來照顧他。安排妥當就和他們觀光,首先(又是。。。)到Santa Monica沙灘。

“要不是(他們)要觀光,其實很寫意。”

所以,今後你們要多來,要多留點時間,再細嘗那份愜意。

 

 

Busy Nate

 

既要吃又要玩

 

Santa Mon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