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 的生日我們有garden tea party, 還特地印了“I am so good!” T﹣恤,相約同一日穿起喝茶去,結果那一天,我引來 > 幾位路人的好奇眼光,幾位更上前問個究竟。

有一位男同學問:“這是甚麼事? 剛才在路上遇見兩位女生穿著一模一樣的T-恤。”

我:“呵呵,沒甚麼的,喜歡而已。”

男同學:“噢。。。。nice top!”

然後走開。

那一天,我和女友們都說感覺像回到high school 年代,那個15, 16, 與BFF結伴組群,招搖過市的日子。

假如活到了話當年的年頭,那也代表人生已經有一段歷吏,那又怎樣? 歲月也許不留人,但年輕的心常留。

於是,想到再下一城,攪個fashion era party。這次移師到Deanna’s的家。

我選擇了70’s,我們爸媽的那年代,有disco look, 有中間分界(心理變態)look,有wavy hair/flick hair look, 還有女生運動,避孕丸, 環保活動。。。。等等。。

星期六那天早上化妝出門,放下彌敦道和交剪在家,他們有他們的Saturday Daddy and Baby bonding time,我有的的 Mammy self-pampering time。

第一站先去做甲,然後趕去做頭髮,本來以為三小時內可以完成,2:00pm 前如約準時到達,誰知道在髮型屋比預定時間留多了,雖然一早有預約的,一個over-booking打亂所有檔期。離開時是2:19pm,遲到了,還要去接朋友,結果遲了足足一小時十五分鐘。

小小感想:

雖然不再15, 16, 但是可以做15, 16時做不到的事,例如那年頭的我沒有錢去做甲做頭髮的,那些事要是自己一人做,恐怕到步時派對早已over。

又,女人的世界沒有gay guys該是很麻煩的,那天,給我做甲做頭髮的都是男同志!

大家都餓瘋了,進門後幾乎是一手擁抱主人和其他友人,一手抓碟子的。

飯後節目是拍照,地點在D 家的前園,在草地上擺了沙發和花,幾個女人就圍著嘻嘻哈哈的拍照,特定攝影師是D 的妹妹。我就拍個花絮。

有型靚女攝影師

 

 

E 的“皮草”成了焦點

 

 

 

J 送的頭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