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古老人,對於科投永遠抱著遠觀態度。

手提電話只用來打出打入;電腦用來上網打字;車子用來代步,對於安裝修理的知識不知不曉,也沒興趣去學去摸索,總之,可以滿足基本需要就好。朋友取笑,我會說:”Coz I am so green.” (科技與環保大部份的時間是敵多於友。)

寫blog也是,看我的版面,十年如一日,毫無疑問blog主是個悶且懶的人。

Facebook流行這麼久(不是吧?早就outdated 啦!),要不是幾位朋友不斷的邀請,誠意滿溢的,我也不會加入。至今也只是開了個户口,要不是有email提示,早就給忘了。

我其實不懂得如何使用facebook!

每每收到朋友的甚麼甚麼event邀請,或是甚麼甚麼禮物啦鮮花啦雪糕啦火吻啦bear hug啦,對於這些虛擬的感觀心靈刺激,我總是不知如何反應,高興當然,但是又失望,每每要接收這樣那樣時,首先請增加這項那項配件,然後,我的禮物啦甚麼的,卻不知所踪。各位,請問到底我如何可以收到你們的禮物鮮花蛋糕呢? 另外,假如(其實是100﹪肯定的)你從來也沒有收過我的回禮,請見諒,那是因為我不懂而非不想也。

噢,唯一一樣懂得的功能是add朋友,總算有點成就感。

這年頭,幾乎人人也用facebook,就像世紀前人人也用ICQ一樣,隨便鍵入想找的人名資料(這點facebook做得好,只用真實姓名身份。。。然而程度隨心。)幾乎可以輕而易舉的找到要找的人。於是那些被遺忘,不想遺忘,假裝遺忘的人和事便一一浮出水面,失散多年的兒時玩伴啦,曾經水火不容的對頭啦,那些前度啦初戀情人啦,甚麼恩怨情愁,一一一click現。

不時也收到friend request,幸好我雖然為人不sociable,總算是建友多樹敵少,至今未有收到尋仇追債的。

幾個月前收到friend request,是失散>十年的Vivi的。這些年來我們也在尋找對方,問了很多人也不果,竟然,由facebook成人美事。謝謝! 很激動,這麼多年了,當天那兩個女孩都已/將成人母。

今天收到一個訊息:“妳是 XXX=中文名 嗎?” 知道我中文名的人,除了家人,大抵只有小學中學同學和很親密或很多年的朋友。現在的朋友,不是不想告知中文名(很sacred的!),根本他們就不懂中文。

查看之下,發現是某位前度,有點錯愕,有點驚有點喜。曾經以為從今以後不再聞不再問的,以為他再也不想跟我說話,事實上,他是惱我的,時間果然是良師益友,仙丹妙藥。很高興,大家都快樂。

Facebook讓我知道原來somewhere out there有人仍然會記起我,會想起我。謝謝!

我親愛的朋友們,假如我還未在facebook尋找你,那不代表我不/沒想你。,你們,不在螢光幕上,在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