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做了個夢,夢中妹子向我求助,她需要一對黑色的tights,她穿著的那對有個大孔,當然我是極力立張她找過第二對的,可是她沒有,於是,兩姊妹埋頭在我的closet裡瘋狂的找尋一對黑色tights。

和交剪說起,他說,他也做了個夢,夢中他要去表演,臨出場前驚覺原來忘了大半的歌典,結他音調不準,緊張得很。

為甚麼做夢也這麼多壓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