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科技一竅不通,但大概也知道這是日新月異的玩意兒。

資訊發達有賴科技進步,從上世紀的電燈,電訊,電話,收音機,電視機,電腦,手提電腦,手提電話,到集電話+電視+唱機(收音機)+電腦+X(X=任何東西)於一身的變種產品,科技進步也改變生活習慣,資訊己經成了日常生活一部分,而且,佔數龐大。

我的手提電話是用來避世的(舊男朋是這樣說我的。),功用是有個電話號碼,以便留給別人,至少留了聯絡方法,至於聯系得上與否另話。自從電郵面世後,我幾乎只用手提電話來叫外賣。要找我嗎?上網!有事請電郵,我喜歡這樣的非直接對話,我不喜歡 real time interaction。

我怕麻煩,手機不要隨身帶;我愛音樂,iPod又太大,我寧願用收音機聽音樂,行出行入房間時或會失去訊息,就當是耳根清靜好了。

每每見到人拿著Blackberry,iPhone, GPhone努力眯著眼縮起膊頭或打短訊,或打電郵,或打機,或看DVD/電影,我會替他們感辛苦。真的這麼忙要無時無刻與外界聯系嗎?

之但係又不是人人也像我住在石器時代,科技進步人類社會才發達。

假如我與現代人分享一樣的嗜好,會如何?我又會有甚麼期望?

想像自己坐在擠迫的地下鐵列車上,距離目的地還有三四站,可是我總不可能無所事事的發白日夢,發多了也想要些轉變。又不可能看著鄰庭大叔看報紙(以尊重老人家,閱讀內容就不多加描述。),又或不可能觀嘗站在對面的小妹妹表演繪畫眼耳口鼻絕技,又或不可能目賭身邊的情侶纏綿,那。。。。可以做甚麼?

還是上上網,打打短訊,打打電郵,打打機,看看DVD/電影。

假如我處於這種環境,我會希望有一對隨身攜帶的眼鏡,無時無刻喜歡時就帶著,需要時打開眼鏡上的螢幕,上上網,打打短訊,打打電郵,打打機,看看DVD/電影。視覺後果應該不錯,說不定會有如臨其境之感。

為了空出雙手來吃爆谷,又或與愛人相擁/拖手,又或抓住車廂裡的支柱作平衡,打短訊,打電郵,打機,可選擇語音操作。甚麼?這樣打短訊打電郵會失去私隱?Come on,咪耍我啦,傾電話時隔幾個車廂的人也聽到,那不叫暴露私隱麼?

該眼鏡最好還要集近視,遠視,散光,太陽眼鏡於一身,更好的是,鏡片映下的都是美麗嘗心悅目的畫面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