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歲,彌敦道的成長變化並不比一歲前特別多,只是現在的他,多了互動,相比下就更顯著。

只隔幾天,他又有更新了。

話說上星期六他開始流鼻水,打噴嚏,當天晚上因為鼻塞醒來,又因為在極度不原意的情況下醒來,他非常upset,嘩嘩大哭,怎麼樣也平復不下來,給他pacifier一手摘下恨恨的扔一邊,給他奶奶也不要,Daddy抱抱不要,就只要媽媽。我只是落樓去廚房給他拿點開水,他百忙中(明明正在傷心灰心的哭)擠出一個問題:“Where?” (媽媽妳去那?)見我不答也不回來,他打開喉嚨,再提升十六度大哭!結果,我要去他房間裡陪睡,他睡crib,我睡fulton,還是折騰兩小時後才安定下來。

這件事令我們更加肯定他真的在開始說話,至少某些字的發言和意思已經掌握到。

第二晚又是同樣的鼻塞醒來。這回我學乖了,找出他的nasal aspirator,這個綠色的小吸吸,是醫院送的,雖然貌醜,但是他打從出世那天便用它,而且我買了好幾個相貌娟好的都不及這個好,所以,這個吸吸特別珍貴。去年他還是三四個月大的時候病了個多月,那時他極度不喜歡這東西,一用就哭。出乎意料之外,那晚一用他竟然很relief的嘆了一聲,好樣在說:”Oh boy, that’s much better!” 跟他說再來,他又乖乖聽命。

再放他在crib,不出兩分鐘他便沉沉睡去。

本來他是好起來了,誰不知他剛有好轉的跡象,星期一交剪病了,而且看起來比彌敦道還要嚴重。

如是者,彌敦道看著Daddy每天抹鼻子,他覺得很好玩。

星期二,我也病了,彌敦道又再流鼻水。這一家人就這樣交差感染。

如是者,彌敦道看著Daddy & Mommy 每天抹鼻子,瑞忙著給他抹鼻子,他又覺得很好玩。

今早醒來,他流鼻水的情況又惡化了,這次,媽媽抹完自己的鼻子,洗手,再給他抹鼻子,放紙巾在他鼻鼻上,叫他像媽媽那樣的用氣,“1,2,3,blow!”

他又乖乖的用氣,他懂得抹鼻子了!

及後又試了幾次,只要數一二三,他就會意。

彌敦道的模仿能力和聽從指示能力又提高一點點。

昨晚交剪問可不可以給他香蕉,我還未答話,他一聽就開開心心的跑到廚房門口,嘴裡念著:”na..na…na…”。拿到香蕉,他又開開心心的跑向我,嘴裡依然”na..na…na…”的念,可愛極!

指著香蕉問他:“這是甚麼?” 他答:”na..na…na…”

彌敦道的聆聽能力也提高一點點。

自從Auntie JuJu讓他看Sesame Street後,他就愛上了看電視。以前是對電視完全不感冒的。一方面是我們不想他這麼早就看電視,另一方面是他真的沒有興趣。去朋友家,別的小孩兒電視一放就 O 起小咀放下手上的玩具,聚精會神的看。他呢,仍然四處爬四處走,一點也沒有被分心。

現在,一放S.St. 他就“mo mo mo”。

彌敦道的認知知記憶能力也提高一點點。

發脾氣時他會看人眉頭眼額,對著Daddy是一套,對著Mommy是一套。

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他閙,我要不不理他,要不拿起他的玩具裝作很有趣的玩,起初他還是放聲哭,後來他哭的更猛,因為媽媽不理他。再後來他索性爬起身,走到我面前繼續哭,如同在說:“見到嗎?我在哭呀!聽見嗎?是我在哭呀!妳怎麼不理會我?!” 我走開忙我的,最後他屈服,乖乖的走過來“道不是”,口裡仍是嘎嘎作聲。

換著對象是Daddy,不得了,這個出名的(未做爸前已經被所有人定位)Yes-Yes-Yes-Daddy, 天上繁星他也會一一摘下來,只要寶貝兒開心。

這樣,很難管教。交剪和我需要妥協。我孩認,有時候我很鐵石心腸,但是他也很過分隨和。

現在的彌敦道,聽說學都有所認知,對他說甚麼做甚麼也要分外小心,不可否認,管教這一環更甚。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