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飯過後,和朋友散步,找了張長椅坐下,喝著mocha,說說新聞,談談政治,非常寫意的說。

喜見遠處舊同事的妻子帶著四歲兒子走來,揮揮手,三個女人又抱又親歡喜的談起來。

說著說著。。。。

“El, are you pregnant?”

我滿帶笑容:“No, I am not. “ (心裡那個版本:“@#$﹪﹪↑*﹠!”)

接著是接近十分鐘的連聲的道歉以及連聲說不在意。

我依然那麼甜甜的笑,像冬日的陽光那樣燦爛的笑。想起來中學時我好像是演藝社會員,還是拿過甚麼獎的。

打從有認知那一天起,我明白,我沒有白雪公主那樣的皮膚,雪白而嫩滑的肌膚,於我有如外太空的星星,遙不可及,世上再好再昂貴的護膚品也沒法拯救。認命。

剛剛五呎一吋,當然身材不高,加上甲組腳,高佻美腿,又是另一永世不可能擁有的奢侈品。再認命。

明亮的大眼睛,我沒有。瓜子臉,也沒有。都認命。

幸好化妝品拯救地球,拯球無數迷失靈魂。

矮也不算大問題,不胖就好。幸好幸好一向是胃口佳吸收不佳的人,多吃少吃對體重影響不大。

唯一令我自豪的是長年扁平的小腹。

如今,連這個也失去。

 

後話。

我是肥了,但請不要告訴身材豐滿點好睇點。假如要好心相告,請說:“妳現在還是穿以前的衣服嗎?”

我是肥了,但請不要假設小腹隆起的原因。要是想關心,請說:“你們有計劃迎接第二個孩子嗎?”

拜託拜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