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過了一半,意味著聖誕又到。

從前,非常喜歡聖誕,現在也是吧,不過意義已經不同。

在香港長大的我記得,聖誕於大部分香港人是個節日,是個與友人穿上盛裝去party,去酒店吃自助餐/聖誕大餐,去蘭桂芳買醉尋歡(也不只是聖誕才去),去旅行,去尖東看燈飾的節日。宗教意義不濃,家庭聚首並不在密密麻麻的時間表內。

聖誕對於有宗教信仰的人,意義重大,去教堂去崇拜。即便沒有信仰,聖誕在這兒是與家人歡聚的時光。多忙也得放下手上的工作,多遠也得找途徑,回家團聚。

以前習慣每年聖誕到巴黎和交剪的家人過節。自從彌敦道出世後,這個傳統也得暫時擱置,明年吧,或者可以考慮考慮。

辦公室年年有聖誕派對,有吃的有玩的還有禮物。最為人喜歡的是那個white elephant環節,(剛剛在Gingerbread latte 那兒看到她的聖誕派對,對white elephant交換禮物有詳細介紹)喜歡捉弄人的我,又怎會不愛這個遊戲?

有一年聖誕,準備了一份“大禮”,幸運兒折禮物時,巨大的包裝,一層又一層的,最後看到Victoria’s Secret的購物箱子,當大家以為那是性感內衣的時候,打開,是塊大磚頭,和一個小盒子,再打開,是一疊A4白紙,和一張貼心的聖誕卡: Paper! Paper! Paper! (* papers=publications行內術語)。Remember life is a box of chocolates (should you dig deeper)! 白紙下墊著一盒Godiva。

又一年,將老板的樣子Simpsonized。引來一陣爆笑。

有創意禮物是有人將老板廿年前的照片製成puzzle :”XX has fallen into hundreds of pieces. Would you help to put him together?”。

禮物的價錢限在$5以下(當然有人花多於$5), 有人用五張一玩紙幣摺出兩性生殖器官(比較impressionistic)和三隻游動的精子,nerdy之餘又有創意,那份禮物現在我家客廳。

今年,由於某些變動,辦公室沒有聖誕派對。這個假期像是有點冷清。

今早雨下的那個勁。(有點誇張的說,畢竟是被長年的陽光寵壞。)很不想回辦公室,只想窩在家裡,甚麼也不做多好!

但是,12:00pm有個會議!

um。。。。該穿上那件鮮綠色trench,加上紅色雨傘和rain boots,好hideous吧? 我就是喜歡那樣的不協調。希望不會遇上fashion pol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