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快樂!


早上醒來張開眼,腦子裡不禁一愣,喲,真的,已經是2009年啦!

歷史性的睡過8:35am! 無錯,沒有看錯聽錯,是早上八點三十五分,自然醒!這對於很多人來說是正常,對於我,是奢侈生活的開幕。

自從有了彌敦道,好像沒有多少天可以這樣自在的懶床。能夠這樣sleep in, 簡直是奢華中的奢華。

昨晚睡得還好,不知是否喝了香檳原故。我這人不是自願性的滴酒不沾,只是喝不來。啤酒會敏感,白酒也不行。只有紅酒香檳,勉強還可以,至於雞尾酒,少的只有strawberry daiquiri / pineapple daiquiri比較“安全” 。話是話,第一次和交剪去clubbing,不識好壞的我,竟然要了bloody mary。旁邊的大色狼沒有作聲,估計當時正暗自歡喜。好。。。bloo..dy…!結果,喝了幾口就不再喝了。反正是喝了,又不醉掉。

那是1999 年夏天,轉眼已經10年!

昨天依舊去了酒店下午茶,地址依然,主人卻轉換了。這個在2007年年終約會也提過。 

景色依然,慶幸身邊的人也依然

img_2322-m-copy

img_2307-m-copy

coffee, tea, me and you

img_2312-m-copy

img_2313-m-copy1

這個表情彌敦道遺傳了!

img_2317-m-copy

晚餐自己下廚。做了。。。。沙拉,嘩!好勁,幾乎不用動手。只是洗菜擇菜。但是我最怕洗菜,嫌麻煩,總覺的怎樣洗也不乾淨。【題外話。之不過,又“信賴”餐館廚師喲?到底假手於人是否更好更安全,值得花心思想想。一直也覺得很笨,自己做菜,材料買的一定是organic,不新鮮的則扔(香港人請家務助理,從前都是菲藉,第一個要學識的廣東話是“新鮮?” 去街市必殺技。),但是,靜心一想,在餐館,試想想有幾多人有那個能耐去一塊一塊菜葉的洗?假如你每天也要洗上成籮成籮的菜,你還有那個耐心嗎?我,自問,沒有。】

前菜是cheese & crackers, smoked salmon,主菜是龍蝦尾。第一次學做龍蝦,勁呀,使出我的絕招,用水煲! 做甚麼菜,我幾乎也是boil! 龍蝦尾配青紅椒大蘑菇和土豆泥(mashed potato),賣相不錯的。口感也好。甜品是apple sauce。

零點到時,“和幾千幾萬的人群在紐約時代廣場前即時倒數。”場面感人。嘩好假,誰都知紐約倒數時我們才晚上9時,晚飯剛剛開始,因為彌敦道的睡覺時間是晚上8:45-9:00pm。往往要安頓他後才可以做自己的事,例如煮飯吃飯。昨天還好,他們父子彈琴,我就一個勁的在廚房slaving。【順便說說,昨晚其實有幾位朋友邀請我們去派對,只是有了孩子,他的作息決定我們的時間表,也就只好婉拒。謝謝諒解。】不過,一屋裡也不只是我們仨人(彌敦道大概在發著美夢),還有一隻甚至一家三口的cricket。零點前已經吱吱的叫,貌似在開派對盡情慶祝。

一個擁抱,一個吻,一口香檳,祝賀2009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