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上一篇的延續。

中午吃飯時告知朋友昨晚的課。對話內容如下:

M=我,J, E, D=朋友一二三。

M:“妳們不想知道我第一次教書的故事嗎?”
J, E, D齊聲:“想!當然想啦!”
M:“但是妳沒有問我。”
J:“因為我知道妳做的很好。”
M:“那妳問我有多好啦。” (超無聊,一定要人家表現的很好奇的樣子。其實,即使她們不想聽我也會強行分享。)
D, E(反白眼):“快告訴我們,我們想知道。”還擺出一副急不及待的樣子。
M:“那projector失靈。準備好的powerpoint沒有用上場。我要用黑板粉筆授教。。。。”
(還未說完)
J:“Oh no,妳手字。。。。” (大家都知我的penmanship有多嚇人。) 
E:“幸好妳沒有用那hello kitty創口貼。” (右手腕不知何時割損,傷口還發炎,所以貼了band aid。本來朋友給了張可愛的卡通band aid,沒有用。要不右手在黑板上寫字時,學生見了會不會笑呢?”

非常感謝我的一班朋友,她們像7.11,永遠在左近,默默的支持。

昨天其實忙(緊張)的很,沒有吃午餐,感謝E小姐專程送來mongolian grill,那盒飯後來成了晚/午餐,還是囫圇吞棗般的邊打字邊吃。雖然事後胃痛。
今晚的課,內容完全和昨晚的一樣。不同的是,projector操作正常。YEAH~
分兩節課是為了遷就學生時間,萬一週一晚沒空的,週二晚還可來。看,我們對學生多好?難怪的,他們是米飯班主。另,我認為師生間的關係可以免去過多禮節和敬重,有交流方有進步,而且是兩向的。
課後,幾個學生向我道謝。亦有些留下來問問題。
單單是這樣,令我開心了個把小時。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