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人都知道對於科技,我又愛又恨。
iPhone準備出爐時,我還寫了一篇博文,道出心聲。
內容大致不怎麼喜愛這新玩意,眯眼看書讀報我不享受。
但,我又愛網絡,沉溺於萬事操控指尖下真實得虛幻的虛榮感。
我不愛直接通話,並不代表我不聞不聽。發email給我,保證,在正常情況下,十分鐘甚至一分鐘內會有回覆。電話會飛去留言信箱,而且,我絕少聽查voice mail。
不要問我為甚麼喜歡email或短訊。我也不知道。在辦公室,明明同事就坐在隔離,我偏偏要用MSN/AIM/google chat通話。在家,明明交剪就在樓下公作室,我也要用google chat。我就是有(間歜性)不說話的怪僻,遷就下啦。
我又容易迷路。在阿母斯特丹,我試過迷路在烈日下走了兩個火車站,說的是歐洲火車站,不是大圍去沙田又或銅鑼灣去天后。實在走了多久?不知道,只記得好像是eternal。同行的好友幾乎想從此divorce我。(不過我相信是次經驗對她往後在outport做了好預習。)
遠的地方不說,單單在自己地頭也會迷路。
同一位友人,某次我們外出在海邊浪漫的吃了餐飯,那天我說第二天我要開車去沙漠,雖然相知多年,她非常了解我的脾性,還是被眼前這個會開車在outport帶她外遊的我感動,正要相信奇跡之際,發現,我忘了車子泊在那裡。一直在隔鄰停車場轉圈找車?!及後她每次到來只想和我在酒店房間裡幽會。
在香港,走出港島(除了旺角尖沙咀),我會成盲子。試過由城大走回九龍塘地鐵站,我用了30分鐘,最後要搭的士,好心的司機說其實太子地鐵站就在街尾。我原來從九龍塘走到太子。
即使現在,出了巴茜丁娜我就迷路。
最近的事,去年Sherry來美,我去她的酒店接她去午膳。明明查了地圖,MapQeust路線(以後不用這個啦),還是迷路。而且去了個不明地帶,沒有商店沒有餐廳,只有一片黃土和一個大水灞。何解我去了個鬼地方?打電話給交剪,又說不出所在位置。天,叫人怎麼幫忙?結果,近30度高溫,我在一片荒漠又餓又渴走來走去找出路。到Sherry酒店時已經遲到2小時30分鐘有多!明明是吃lunch,這下都變tea time了。最令人內疚的是,要她在酒店大堂餓肚子白等這麼久。
幸好,溫柔的她善解人意。原諒我。
我其實並非不喜歡聽音樂,只是懶得去下載歌典。收音機播的反而隨時有驚喜。
我喜歡拍照,mental image會褪色會走樣,照片至少可以留下那一刻的真。
iPhone於我,是上網發email, SMS的良方;是迷路時的救星;是收音機,是相機。
當朋友知道我有iPhone的時候:“妳要部艾風來幹麼?”
我又不是秒秒鐘有著幾十萬上落的金融巨子,財經新聞於我從來也只是新聞一則。
事實上除了GPS,艾風的功能大致上與其他的手機差不多吧。
但是那個GPS功能呢,超讚。
照片質素可以,對不喜歡隨身攜帶相機的我,艾風是另類選擇。
Finger touch的屏幕尚可。想像日落西山晚霞映出silhouette,淡紫色迷你裙下露出修長美腿和當季四吋半高Chloe,妳坐在露天茶座,妳的纖纖玉手,十指在gel nail下於屏幕上遊移,該是很性感吧? 至少會有一打半個男人前來搭訕(通常會由他們的愛犬友善的試探)。 
哇,那個一定不會是我囉!我的指頭粗而笨拙,第一次用iPhone打字,一指打出多個字母,即時想將部iPhone掉送垃圾桶。
闊大屏幕用來看影像看動畫,一流!但是用來當電話用嘛,要是妳像我指短,根本很難一手托起電話放在耳邊談話。我總將一臉胭脂面油抹在屏幕上。結果要用hand free對著電話大大聲通話,交剪和朋友都質疑網絡質素差,彷彿我在深山海底致電求救一樣,其實是我的問題。現在,定要帶headphone出街。
以上所說,盡是個人經驗。只作考照。相信只有我才會那麼白痴。你們會享受iPhone的。
最後,又回到那個要部艾風來做甚麼的問題。交剪話,見我的好友都用艾風,想必我也會喜歡。
喜是喜啦,歡也歡啦,謝謝體恤。
之但係,下下都依隨peer pressure,會好痛苦。
我的近身朋友,開的是Lexus IS350/IS250,披的是Mac Jacob,踩的是Kate Spade, 住的是San Marino豪宅。
交剪先生,我幾時擁有我的Lexus RX400h? Prada 同Chl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