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1:00pm, 電話響起,看看來電,有點兒熟悉,是校園的電話,又有點惆悵,接不接好?
在那0.000000001秒間,我想了1000000個來電者的可能性。
會不會是實驗室打來的?出事了?我的魚兒可好?
會不會是學生打來問功課?(但是我從來也沒有公開我的手機號碼喲!又想得太多了!心虛耶。)
今天是假期!我不要回辦公室!可是今晚我要授課!
看到這兒,可想而知我對工作的熱誠有幾分?
大抵不足以用來煎蛋。
說回那個來電,最後我選擇接聽。
友人問吃了午飯沒有?出來聚餐。
本來呢,我是吃了的。而且最近在閙減肥。。。。他一聽:“妳傻了?減肥?還有得減嗎?”
「有呀?如果你知我苦衷。”
去了Shogun,誠意推介。他家的Sushi做的不錯。熟食類不推荐。
友人來接我,說給我10分鐘時間“收拾自己”,找回眼耳口鼻。哇!怎麼可能?從起床到他來電我仍是一副“今天在家磨爛蓆”的打扮,10分鐘夠我做甚麼呢?不過他說他有工作在身。唉。
結果,見面時他說:“頭髮濕漉漉的。小心冷壞了。”
大佬,你估我想的嘛?不又是你?
Chirashi好吃,他贊不絕口。
話題從東說到南,由北說到西。沒完沒了。
走時發現已過3點。怎辦?我的教材還未完成。
不過,謝謝你陪我吃了一席美味的午餐。
不要介意我素顔亂髮的樣子。那是因為信任才不設防。
要是有天我打扮正常,姻脂口紅,無他的,那是因為我重視你。
(無錯,我講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