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戀中的男女,眼內有的自然只有對方。
只要執子之手,只要尚有餘溫,那怕赴湯蹈火,那怕沒有無份。
有愛,甚麼也可能,甚麼也可以,甚麼也沒所謂。
沒有愛,忽然一切變得形形式式,斤斤計較。
他對新歡愛護有加,眼神眉目刻盡她的影子,她的笑容,還有頸項上吻過後那紅紅的唇印。
這一切妳看在眼裡,痛在心裡。
他高調的與新女友出席友朋的宴會,十指緊扣,一切不言而喻。
這一切妳看在眼裡,痛在血脈裡。
眼前那個他,對他唯吾是從。
同一個他,曾經也是妳的手,妳的腳,妳發脾氣的出氣包。
他的一雙手,在她的髮鬢腰間不經意的遊離。
同一雙手,曾經在寒冬夜裡給妳按摩暖腳端茶送水。
妳,越看越不甘心。
妳,忍不住想大聲說出:“她是個第三者!”
只是,沒有人明白妳,沒有人知道你們之間的關係,因為當初妳選擇了要愛不要名份。
既然如此,又何必在愛過之後才去計較身份?
變心的是他,無論她是第三者,第四者,第五者,統統不重要。關鍵在於他不再愛妳了,但他又戀愛了,只是愛的人不是妳了。
戀愛是週期性的,就如任何periodic月刊期刊雜誌甚至每日時報。
這一期的Cosmopolitan很愛歡迎,因為報導了最新巴黎春季時裝展;這一期的People八卦雜誌賣個斷市,因為刊登了Brangelina剛出生的一對龍鳳胎。
期刊時報從來讀者看過就扔,過眼雲煙。
偶而也會被珍藏,例如Obama當任總統那天的時報,即便如此,只是偶而,只是珍藏。
多矜貴也好,總會過時,總會有更多新奇可愛有趣的事人物在下一期出現,讓你又再一頭栽進去。
分手從來是傷人心的,愛的越深傷得越重越是痛苦。
分手時會有一方一哭二閙三上吊,不可愛卻也平常。
忽然從愛情的渡船上被扔進茫茫大海,誰人不會感到不知所措心有不甘傷心欲絕?
然而在撕破臉皮苦苦哀求破口大罵之時也要記緊摭掩傷口,留一點點尊嚴給自己,不自重又如何讓人來珍重?
愛過之後,不需忘記他的好,不需記住他的壞。
只需謹記:吸引他的是那個會說笑話會撒嬌會諒解的妳,而不是眼前這個又哭又啼又叫又嚷涙眼亂髮的妳。
也許有天他心血來潮翻看珍藏品,會想起妳那張曾經讓他朝思幕想的可愛的俏臉,讓他明白,失去妳,原來是如此愚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