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星期內,兩次車禍。

兩次也是同一部車,同一個司機,同樣發生在停車場,同一個front bumper受損。

幸運的是,司機安然無姜。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可憐那比彌敦道還要年輕的車子。就這樣要畫花”medical record”了。

今天,交剪進入銀行停車場時,一架Jaguar 突然back up,往後退,說遲不遲,說早不早,剛剛好撞上正進入停車場的交剪。Ouch! 整個左邊front bumper都變樣。難怪人人都說歐洲車抵撞,我相信她的Jaguar是毫無損傷的,可憐了我的Toyota Prius。日本車,真的很易割花撞損。

再想想,那時的車速該不算快吧,畢竟是在泊車退位。想想車子在高速行駛,後果也不敢想像。

上星期晚回家的路上下大雨,天黑雨大,加上對頭車的車燈,基本上能見度極低。我,目睹前面的車子突然不自覺的越線,要不是後面的車子行得慢剎得快,差點兒就要瀼成意外,而我也會被索連。幸好,幸好,平安無事。

最近實在有太事壞事發生。霉氣請快走。我快要抖不過氣來。

交剪的信用卡被銀行暫停,說是identity threat。唉。。。。。。。

我連罵人的力氣也不想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