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午餐吃了個New York steak sandwich,及後就一直的胃痛。傍晚打電話通知交剪早點回家,因為自覺病了。全身每一吋肌肉都痛。果然,他給我探熱:100.8度。發燒了。
以為是食物中毒,但是又沒有吐又沒有瀉。 吃了一顆Tylenol,睡了大約10小時,第二天早上醒來好像沒事了,照樣送彌敦道出門,不過回到家後突然累得不行,只有回房再睡。直到中午不得不要起床,上課去。
整天只喝了半碗粥,還是特別開車去港式餐廳買的,不過,吃不下。
晚上回來又發燒了。又吃藥。
開始懷疑是viral infection。要是細菌感染的話,那燒不會去而又來,該會是持續的高燒,直到吃了抗生素。
今早起來,頭暈。也攪不清是不是藥力未消。還開始肚瀉。
有學生想見我,約了3:00pm在辦公室。交剪要我留在家中,但是要做的事那麼多,這學期為了教書,根本沒有機會做研究。堅持要回去。到了1:00pm左右(其實也是剛剛回到辦公室),支持不住了,上吐下瀉的。只有通知學生取消約會,並且前往醫務所。
醫生話: Viral infection。給了退燒止痛藥(其實是Tylenol)和一些保護胃壁的藥。千訂萬囑的要我去urgent care, 假如明天仍是又吐又瀉的話就要給點滴(IV)。另外,又建議喝些Gatorade補充體內鹽分。
剛剛上磅,輕了四磅!哇!非常有效的修身大法!

媽媽病了,家裡亂成一團,讓我來做家務。

nate-housework-copy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