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彌敦道出世後,老實說,我和交剪的單獨相處時間不多,做甚麼事也是以彌敦道為中心。只有找些時間過過二人世界。
最近幾個月,我們開始逄星期五一起午飯,也是要等我沒有會議的那一天,一個月裡有兩個星期五的午飯在會議中吃,以前可是每星期如是的!
今天去了家附近的Shogun,好像我們去的都是那幾間餐廳。連侍應也認得我們了。
他家的sushi做的真好吃,另外出名的是tappanyaki,中文譯出來大約是鐵板燒吧。就是有一位師傳站在面前又煎又燒肉呀魚呀雞呀蔬菜呀,還會表演接著拋起在半空的雞蛋,絕妙之處當然是雞蛋不會落地也不會開花。還有出神入化的刀法,火功,好像在看秀一樣。食客看的過癮,他們也表演的滿意(我想)。
拍了幾張照片,不好意思明目張膽的拍,加上一旁的交剪在說東說西,只有草草了事。

 



我要了個鮮蝦帶子燒,有面有飯也有miso soup,很豐富。都給我鯨吞了!
早知要kobe beef,因為旁邊的交剪話:妳吃海鮮嗎?一會妳去見牙醫喲。
我。。。。那說只好像鯨魚一樣的張開口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