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二時四十分,我準時回到家。
脫掉鞋子,卷起衣袖,開始吸塵,然後開動洗碗機,再刷洗彌敦道早上留下的奶瓶,最後是給交剪做晚餐。
雪櫃裡有一包從日本超市買回來的明蝦,大概是用來做壽司的吧,但壽司我不懂做,也沒有耐心,就做乾燒明蝦吧,他喜歡。
我每次做這菜也是好評連連的,不是廚藝了得,而是懂得找好幫手,中式超市裡有一包包的乾燒明蝦醬料(好像是李錦記),只要跟著指示做就萬無一失。上碟時加點蔥花就成了一道色香味全的家常菜。
發現家裡沒有乾燒明蝦醬,要我從零開始是沒可能的,根本就不懂嘛! 那怎麼辦?蝦殼去了,蔥洗好了,最主要是我已經鐵定要做乾燒明蝦(何解呢?不知道。)難得想做菜喲,翻了半天,找出一包年前買下的麻辣火煱醬,就用這個吧。
燒熱鍋,放了蝦,突然又想灑點清酒,加了辣火煱醬,加了鹽,又怕不夠,再灑了幾滴醬油,最後又灑了些黑椒,見到嗎?完全是不跟譜來做的,這就是我的下廚作風,也就因為這樣的愛創新,我不敢請客,免得客人受罪。
上菜時放了蔥花,樣子還好的。
忍不住試了一隻,兩隻,三隻。。。。。。幾乎吃了整碟!
其實很辣,看來他是吃不下的,那讓我來”受罪”啦 :”)

我和彌敦道今晚約了朋友吃飯,那交剪就只好放工回來自行解決晚飯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