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不快樂的人,大抵是在我的眼中看到的都是灰灰黑黑的世界。
我相信,我是個joy-killer。
在我快樂的時候,我的腦袋某一根神經總會有意識沒意識的想起悲傷的事。我不快樂。
在我溫飽的時候,我想起很多很多吃不飽穿不暖的人。我內疚。
我擁有的,我也不懂得珍惜,總是認為可以更好。
例如,老公不夠英俊不夠體貼不夠聰明賺錢不夠多。
例如,我不美我不高我不可愛我不溫柔我不。。。。。
好像,只有彌敦道沒有不夠怎麼怎麼。但是我依然希望他更聰明更聽話更可愛。。。。
我愛我的工作嗎?當然啦。
走了這麼遠,經過那麼多,我到了現在的地標,一直想要的,我可以擁有,距離那麼近,只差一點點,我知道,只要我乖乖巧巧朝著目標走,我不會迷路,我會到達終點。
但其實做這麼多,為了甚麼?
我想不到下一步該怎麼走。
我其實很累很累。
開始厭倦,開始不想做科研了。
昨晚發了個夢,夢中,我跟自己說:”妳還記得甚麼事令妳快樂令妳感到踏實?”
夢中的我,很清淅的說:”當我看見別人因我的付出而快樂,我就快樂。”
少年時期的我已經知道,那時候除了學業,沒有其他負擔,於是去做義工,加入紅十字會少年團。那段日子,我很快樂。
看見新移民或者弱智小朋友或者獨居老人玩遊戲時的笑臉,我很快樂。
那些日子,很充實。
那些日子,心裡想著的是怎麼讓他們開心。
現在的我,想的是如何完成學業,拿多一個高等教育文憑,如何讓孩子成長接受怎樣的教育,如何促使老公賺更多的錢(錢我不會嫌多,我也很會使錢,但我不賺錢,賺錢這等工作,應該留給老公/愛我的人去做。好。自。私!)。
每一項都是令人心灰的事。
每一項都是以自己做中心點,做得益者。
終於明白,眼光短淺與自私令我不快樂。
很想很想做些甚麼,讓更多人受益。
曾經想過做無國界醫生去非洲助人(又沒有讀醫,計劃失敗),學成後去非洲教書(教甚麼呢?我學得那麼偏門!),於是,一直甚麼也沒有做。
其實,也不一定要親身去做這個那個,只要有心思,總會找到方子的。
今天就坐言起行:
再助養多一位小朋友。我的能力也只有這麼多。
減少污染。(這個只有盡量,除了日常生活,我的工作製造的廢物實在太多。)
減少變態式病態式的瘋狂購物。
至於將來,我要找個好方法,畢業後做不一樣的事。
科研,我想未必會留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