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了,但這陣子swine flu橫行,人人聽了都擔心會惹到。

謝謝關心。
鼻水如山間清泉一樣源源不絕的流,不停的打噴嚏,平均頻率為每十分鐘一次。
昨晚,一個人和著Tylenol,啃了整整一盒18隻裝的KFC hot  wings,又消耗了一整盒Klennex。
一整晚也睡不好, 要不鼻水長流,要不鼻孔堵塞。
總之,就是輾轉反側。
早上起來彌敦道跟我說:”Up, up (wake up)”,又說:”I love you.”
甜得很,連感冒的不適也好像一刻間消失。
打點好一切,自己還窩在電腦前工作一小時,才送他去nanny家。
現在靜下來,又是頭暈又是頭痛。
交剪出差第二個星期,其實也沒有甚麼分別,要說的就是我們的生活變得非常有規律,作息有序,彌敦道晚上睡得好,我也可以準時出門。
即使病了,我依然以照顧自己和彌敦道。
我想說:我一個人也很快樂,或者會更快樂。
我很自負嗎?我認喲。
到了這年紀,我再不需要給生活帶來煩惱的張三李四。
一個人,其實更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