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的那天,剛好是過了candidacy的第二天,友人一早說定要帶我去一個神秘的地方慶祝。
去那裡?
做甚麼?
單純的我,自然信而不問。
早上交剪送彌敦道出門,我穿上他送的新裙子赴約去。
車子走上134公路,再轉下2號線,又折回5號線,最後走上105,朝著機場進發,我開始相信她要帶我去出埠慶祝。當下就興奮起來,下一秒鐘卻又想起彌敦道。怎可以放下他自己遠走呢?
問過友人得知不是出埠,放下心頭大石。又難免有點失望。
但她又話要帶我去一處從未踏足的地方。即時又滿腔期待。
車子走下高速公路,又在surface street走了良久。
我這人從來不認路,所以,到底人在那裡心中也沒有底。
車子停在一間樣子可愛的髮廊前。
另外幾個友人已經站在店前等我們。
甚麼事?集體剪髮嗎?
可我沒有打算喲!
髮是要剪的,不是集體,只是我一人!
連髮型我也不用操心,因為她們選了!
這是生日禮物之一,不可以say no!
改變形象,無他的,只是想改改而已。
但重點是,想的人不是我,而是一班閏中密友。
除了剪髮,還有專業化妝師給化了個淡妝。
步出髮廊的那一刻,感覺很奇怪。
印像中剪短髮的時候我仍是10<X<20歲的。
走在Santa Monica三街購物大道上,感覺好像闊太。
幾個女人擠進時裝店,友人給我拿來不下10條裙子試身。
由於我們人孩兼聲亮,引得幾個顧客也來加入大陣容,站在一邊評頭品足,說這條裙子我穿得好看,那條性感,那條可愛。
哇!我鐘意呀!
(平日即使自己對著魔鏡扣問我美嗎用盡所有suggestive command手法也沒有得到如此贊美!)
(當日照片是有拍的,不過不在我手上。)
一星期後,本來好有形的髮型,慘淪為師奶頭!

附上星期日帶彌敦道去公園拍的照片。
算啦,山雞是沒有可能飛上枝頭變鳳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