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只剩下兩天,就這一個周末。
下星期二出發去巴黎,本來有很多事要做,主要是執拾彌敦道的行裝。
彌敦道星期一晚開始發燒,去了又復回的,日間依然行得走得玩得。做媽的還在說笑,好囉,又會長高囉!(傳說中小孩子發燒後會長高的。)
本來嘛,我是定在星期三晚考試的,歷時24小時的take home exam,已經安排好彌敦道晚上在Aggie家過夜,傍晚時她說他的體溫突然上升很多,而且總是投訴說:”痛痛。” 我即時放下所有大計,飛奔去接他回家。晚上好好觀察,必要時就帶他去看急疹。
晚上十時左右,體溫升到39.7度!這回才開始覺傍惶。
可是家附近的Urgent Care Center都關門了,正在打算要不要去Emergency Room。
打電話和health care熱線的護士商量後,決定留在家中再觀察,等到大清早去他的兒科醫生疹所。
主要原因是他真的很精神,除了特別的黏身和易怒,發燒的他和平時沒有多大分別,還不時走來要水喝。
那一天晚上就只有給他退燒藥水,不時察視他的體溫。
半夜他哭閙了大約二十分鐘,哭著說:”很累,很累。” 可憐的孩子,他很累卻又睡不著。
最令人不安心的是找不出可尋原因:沒有感冒跡象,沒有running nose, 沒有coughing,就是神神秘秘的。
後來,他睡著了,出了一身一頭的汗,體溫也開始下降。
清早起來,宛如沒事發生。他一如以往的看書喝奶。
電話中和他的兒科醫生聊過,還是決定帶他去疹所一趟。
去門前給他換衫,發現他背上一點點的紅斑。
醫生檢查過後,疹定是玫瑰疹(roseola)。
名字倒真好聽,這其實是病毒感染的一種,不過比較溫和。一般 9 個月至 2 歲的嬰兒受感染的機會大,至於成年人受感機會很微。病症是持續幾天(3-7天)發燒,高燒過後紅斑漸現,這時體溫也會漸漸下降。這時的病人沒有感染力,反而未發病前最有機會將病毒傳染給別人。
走出疹所,定下神來,第一個事是打電話通知鄰居,她家有兩個女孩子,上周六彌敦道還未發病前我們在她家玩了半天。不管她家的女孩們有沒有受感染,讓他們知道彌敦道的病情是很重要的,至少假如有人發病了也會有個底。
結果,今天鄰居說她們Sophie燒了一天,出了紅斑。
她很感謝我預先告知,她們才沒有迷惑荒張,只是電話中和醫生交談,也沒有去疹所。現在都好起來了。

病了一星期有點cranky的彌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