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第二位認識的人選擇自殺了結生命。

那年我們讀中四,才不過十四五六歲的年紀,前方有著那麼多未知的美好人事物等著。
她是個一等一的資優生,她的未來,在別人的眼中像上帝早已用錦線編綉好,所有的未來,只有歡笑,沒有眼涙。只有成功,沒有失敗。
一個冬天的下午,她帶了板凳,從別人的寓所門外躍身墜地。
短短的生命,一刻間濺散,夢想寄望關愛,隨著四濺的血水於空氣中消失。
沒有人知道她為甚麼這樣做。
人人都自我怪責,沒有在她需要的時候伸出援手,借出耳朵,一切來得太突然,沒有先兆,沒有跡象。

六月中的某天,人在巴黎,Facebook上傳來震驚的消息。
一位相識的準畢業生自殺了,事發在畢業禮前兩天。
又是另一位充滿材華的青年,只有21歲。
21,多麼漂亮的數字。
21,代表成年,代表完全自主。
眾人紛紛自責。

一直在想,為甚麼人總在死後就突然變得份外矝貴?
在生時,有多少人會著緊你的飽暖安好?為甚麼總在死後就突然變得朋友滿天下?
那些無助的涙洗的時刻,朋友在那?
失落的人,不是不想傾訴,而是不想將憂傷帶給他人。
每個人也有自己的生活,沒有誰真的可以24/7為誰守望 on call。
我的日子很苦嗎,你的故事也不快樂。
何必將己身不能承受的重強加在他人身上?

作為朋友,可以做的是主動伸手相助,不是坐著stand by。
死了就是死了。
永遠懷念,是個很痛苦很被動也很傻的做法。
在生時,多一分溫暖多一分諒解已經足夠。
那怕只是一個短訊,一杯綠茶。

怪自己沒有多做一份,總有些甚麼可以做。
至少,朋友失落了,借出耳朵,肩膊,家中的梳發,隔夜飯菜,勵志話兒說過,散心陪遊做過。
還可以鼓勵朋友尋求professional help,去見counselor。
多一點點就是一點點,有時候就是那麼一點點讓生命延續。